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18|回复: 7

我所知道的海南省原副省长谭力

[复制链接]

9

主题

24

帖子

10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3
发表于 2014-10-9 23: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一把手政治催生并断送的典型样本



尽管,熟人圈子的人都说,谭力不倒塌天道不公。尽管,组织部一位正厅级领导说,几年不提拔他,谭力自己就会爆炸。尽管,纪检监察部门一位正厅级领导说,谭力能爬到现在的这个高位,其实是中国政治体制弊端的典型产物。谭力,是我视其为政治学研究的观测点留意了十多年,积累了不少相关素材,但是,真要把他的其人其事敲打成文字并公之于众,还是颇费踌躇的。

  我和青涩时代与开始发迹的谭力私交不错:在重庆,中共四川省委第二党校共事七八年,我当编辑,他任教员;我搞政治学,他搞行政学,可算熟人学友;在政治上,还是同一个介绍人培养入党。特别是在成都市委宣传部的交集,他任常委部长,我任处长,直接领导与被领导关系近三年。

  然而最大的纠结还在于,诚如中青报曹林所说,当下中国,“‘打老虎’是一种特权,只能相关部门去打,媒体是不能打活老虎的,相关部门打了之后,成了死老虎,媒体才能去鞭尸。”作为昔日的学友、熟人、部属,跻身于鞭尸之列,唯恐世人讥笑,落井下石不厚道。

  但最近有关谭力与女主持人的传闻得以证实,让我感觉到权力带给他的疯狂超出常人的理性,最后的一丝温情业已荡然,似乎没有必要继续保持静默。检视我所知道的谭力,成长与毁灭之途,将有助于认识中国过于自信的的政治生态。


  一、 学友的谭力

  1985年秋,原重庆市永川县人大常委会会议室,我与本校科社教研室4位老师不期而遇,他们由副主任S老师带队,调研县级政权建设,而我正在研究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建设,选题接近,故有此缘。只见一瘦高个子青年侃侃而谈,提问还都在点子上,尖锐敏感,有时还弄得人大常委会孙主任不好回答。一问,此人名叫谭力,由宜宾教育局招聘而来,重庆师范学院1983年毕业。

  是时,乃改革开放凯歌行进时代,解放思想,各种新思想、新观点、新事物层出不穷。省委第二党校复校不久,以Z校长为首的新领导班子朝气蓬勃,全国各地招兵买马,不拘一格网罗人才。我也就是仅凭一篇临场作文于1984年底招聘入校,而谭力则因手续周折晚了几个月。同龄,学科兴趣相近,又都是外地市县招聘而来,故我们彼此一谈便很投缘,酣畅淋漓。

  当时党校很红火,搞正规化培训,培养第三梯队,人们一般认为是胡耀邦为推进改革开放大业塑造干部队伍。组织部门称,国民教育文凭不能替代党校文凭,所有干部职务晋升必须要有党校正规化培训文凭。于是有了党校大专学历班,其中有的已是本科学历的学员。这样一来,党校师资队伍建设尤显重要。校委大力提倡调查研究搞科研,让青年教师与青年县处级干部干部共同适应如火如荼的形势需要。这种大背景下,党校要求每个青年教研人员都要确立自己的科研方向。我在学报编辑政治体制改革栏目,所确立的政治学则在党校归并到科学社会主义学科,故与科社教研室青年教师联系频繁。

  党校三百来号人,二三百亩的院子,客居重庆,相对封闭。招聘人员大都夫妻同调,大家工作生活在单位共同体内,许多事组织包办,包括大姑娘小伙子找对象,组织都热心介入,总之,好似一个熟人社会的村庄,彼此知根知底,都有戥秤。作为单位人我和谭力因学结缘,因稿切磋,交往颇多,在办公室或家中聊天,交流学术,很是随便。

  谭力的爱人马惠芬,文化水平不高,先在食堂后在图书馆工作。她开朗大方、热情好客,乐于助人,是把持家好手。虽是回族人,却有一手汉菜好厨艺,把谭饮食起居照顾得很好,是典型的贤内助。尤其是马惠芬厚道,善处人情世故,经常给个性张扬、脾气暴躁,说翻脸就翻脸的老公揩屁股,修补关系。他俩育有一女谭骥,名字和个性都像男娃,1981年生。马在户口上比谭大了一岁,实际上是同年。谭力在仕途上风生水起,二党校的熟人都相信他们在成都离婚的传言,这让马很委屈,她说我真的像有那样孬吗?

  在交往中,我感觉谭力志存高远,很有事业心,个性强悍,反应敏捷,记忆力超强,能吃苦耐劳,归纳能力好,能言善辩,富于煽动性,但话说快了就有口吃的毛病。他蓬勃向上,充满张力,很容易感染人、让人心动。他生活赶时尚,消费超前,很懂得享受,绝不循“板凳坐得十年冷”的传统师道。在青年教师中,他第一个穿当时时髦的皮夹克,最先拥有画王彩电,连学校配发的书架一人一个,而他不知怎么家里搞了三个。但他又不是那种只讲生活,小鸡肚肠之人,更不谈风花雪月。他两口子感情弥笃,夫唱妇随,谭力酒量烟瘾俱佳,社交频繁,彼时大家清贫,来不起酒店请客,马惠芬就经常一人去三公里外的大坪买菜,辛辛苦苦劳作,接待亲戚、家宴宾客。说谭力军功章里有马惠芬的一半,这毫不夸张。大约十年前,马惠芬从省社会主义学院提前退休,辗转广安、绵阳、海南料理谭力生活,同辈人中实属难得。

  谭力的讲课富于激情,他有从政经历,善举事例,很快就成为受到好评的青年教师。但同时,我也发现他精通人际关系,太过世故圆滑,总是带着实用目的去接触领导,笼络同事。他常在领导面前放大成绩,在同事面前显示自己很能。他远不是舍得坐冷板凳做学问的真正书生,分析问题深度不够,逻辑不严,较为浮躁,看得出他急于出人头地。这些懔赋让他行走仕途如鱼得水。

  结果,他倒真的遇到好环境:一是教研室,两位主任都热心培养扶持青年人,凡有好事都乐于成全,如外出召开学术研讨会都尽量让给他们,有科研课题都极力推荐。特别是政治上关心青年人,积极为他们疏通同事间的小矛盾。谭力很快就在1987年入党了。二是校领导,Z校长乃典型的意识形态领导干部,注重才学,看重青年人,自己又闭门讲课科研,不善与领导机关交道,花花肠子少,容易被一些缘于党政机关的花言巧语所信。

  记得很清楚的,是在1987年秋季开学教职工大会上,Z校长高度表扬谭力,一是说他胆子大,搞科研敢于向上公关,得到高级领导机关和高级领导干部的支持不简单。二是科研点子抓得快,能及时回应社会热点需求。

  原来,科社教研室H主任牵头一项关于加强村级组织建设的省社科规划课题,让谭力参与进来,他利用暑期开会之机想尽办法找到民政部白副部长,汇报基层组织建设课题情况,请求他为出书作序,得到欣然应允,并对课题作了很好评价。而同事们则私下认为,一定是谭力给校长的积极汇报起了大作用,他平时吹功不俗人所共知,浮报虚夸,显示能耐,图的是报喜得喜嘛。

  那时我们都寒碜度日,谭力父亲是宜宾的纸厂工人,他还要给钱赡养父母,人去客来也多,手头不宽裕,于是我们时不时找外水补贴家用。记得谭力有同学在电大,经他介绍我们每到期末都要去阅学生考卷,从早到晚无休,阅得头昏脑涨、面色通红,每天挣得几十元钱,喜不胜喜。十多年后,当上常委部长的谭力在我请示工作后无意之中聊及我们辛苦阅卷之事,就像将军谈当年当士兵,颇有感怀说:当了官各方面都待遇都优厚得我们那时不可想象,但有一点恼火,就是不自由,要是当教授有这么一半好,我这辈子就当个教授算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4

帖子

10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3
 楼主| 发表于 2014-10-9 23: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皮鼠 于 2014-10-10 00:07 编辑

  二、课题发迹的谭力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运气来了——

  从1987开始,谭力开始驶入人生发展的快车道。年底,二党校被人事部门追加了中级职称指标,他教学效果不错,提前由助教晋升为讲师。搞科研,他一个显著特点就是点子抓得快。比如,国家将建立公务员制度,科社教研室通过在组织人事部门工作的家属获得了一份公务员制度草案,供大家研究。可谭力拿去一人把控,他花了一个月时间,把唐代望的《现代行政管理学教程》和台湾学者张金鉴等的人事行政学教材加以杂糅,很快就编撰出近10万字的《我国国家公务员制度》,以著作者署名在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此书现仍在手头保存着,他赠书给我时说,那一个月我真是体会到什么是废寝忘食、勤于笔耕了。我一看他脸色蜡黄,握钢笔的食指还显现出深深的印记。谭力就是这样,一旦瞄准目标,他就会竭尽全力、锲而不舍,若不攻克誓不罢休。此书给谭力奠定了学业名声与经济底子,苦尽甘来。但他独占公家资料,让集体攻关的愿意变成个人成果,闹得其他青年教师对他颇有微词,两个主任又多方面为其疏通,化解不快。

  二党校是全省选调生培养基地,这项工作在全国党校首屈一指。正是这个机缘,谭力与经常前来指导培训工作的青干处Z处长得以相识。1988年,省委组织部争取到中央组织部关于司法干部考任制的课题。于是,在Z处长的安排下,南充市委组织部、省二党校领导共同组成课题组,形成了一个平台,谭力作为执笔人参与其事,崭露头角。两年时间里,不断周旋于成都、重庆、南充等地。要害部门有赏识他的人,单位上有提携他的一把手,彼时的谭力可谓左右逢源、一路春风。天时、地利、人和锺毓谭力,而他本人也以超人的精力,殚精竭虑,佳绩迭出,创造了全国党校系统罕见的政、经、学业绩:

  1988年,他得到了J社长的支持,组成出版团队以学报书刊服务部名义成为中央党校出版社的分支机构,从事书刊经销和联合出书业务。这项商务活络了各方面的人事关系,有利于政;打通了出版渠道,有利于学;获得了利润,掘得了第一桶金。

  1989年春,他与二党校两位新老校领导、杂志社负责人等赴京,意欲行政学院、书籍出版等项联络活动,不巧正遇政治风波咋起。他们游走于天安门广场、中央党校和重点高校,耳闻目睹风波动态。彼时的谭力,尽管有领导招呼,他还是热血沸腾,回来和我们聊天时他径情直遂,远不像后来那么老道深沉、富于投机。此行中的谭力,收获了一个大礼包,就是获得了新任L校长的青睐。年底,让他负责筹建行政学教研室。他开始木秀于林,眼睛直盯住一把手,和大部分青年教师包括本人在内渐行渐远。

  1990年,有了独立平台的谭力长袖善舞,综合效益能力凸显。二党校举办中青年干部班(实则是地厅级后备干部),学员中许多是县委书记,由他牵头,出提纲、分题目,撰写了《县级党政领导班子建设》一书。县委书记可以调动的资源人们可想而知,该书由法律出版社(中央党校出版社J社长调去负责)合作出版,被评为四川省社科成果三等奖。

  1991年,连同他参与省委组织部的司法干部考试课题(属当然获奖项目),基层组织建设课题,他已是有三项三等奖的得主,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行政职务则已是行政学教研室主持工作的副主任。

  1992年,二党校举办行政管理学师资班,谭力让学员们组成课题组,蹲图书馆,查资料、选案例,由他牵头,实际上主要以张金鉴的行政学为参照,撰写出《中国行政学》,由中央党校出版社合作出版,最后由谭力著而署名,此书由省委组织部部长作序。

  谭力或许已知他鸿图将展,幸运之神定会垂青于他这个出身平民的学子。还在参加副高职外语考试时,他出人意料地同时报考了正高职考试,为他一人而专设了考场。那时正高职外语考试很简单,此举引来议论纷纷,教师们都说他善抓机遇,得失心太重,路子野道。

  1993年,更是谭力人生最辉煌的年份:

  1、破格晋升为教授,时年户口年龄38岁;

  2、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待遇;

  3、任命为行政管理学教研室主任(正处长);

  4、5月1日,同时以处长身份在膏腴之地的成都市郊郫县挂职任县委副书记。

  谭力所创造的奇迹让人叹为观止,一所省级党校所能给予他的一切,他在瞬时悉数收入囊中,走完了同辈人需要大半生职业生涯才能走过的路。与此同时,他也没有按设立特殊津贴初衷在治学岗位上哪怕效力一天,然后就华丽转身,投身到更富诱人魅力的官场之中了。奇人谭力,他背后的推手是什么?体制弊端的合力还是其他?总之,让人感觉到中国政治权力的特殊魅力,在权力中心论之下,官本位才是人之所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4

帖子

10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3
 楼主| 发表于 2014-10-9 23: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皮鼠 于 2014-10-10 00:09 编辑

  三、官场弄潮的谭力

  挂职的县委副书记拥有教授和国贴专家的头衔,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可谓凤毛麟角。远不像后来的干部都搞醒了,学术桂冠一股脑地随着高校教育产业化而如水银泻地,官场上博士、教授、高工云集,堪称世界奇观。我听说,谭力是带着几箱子书籍来到任职岗位的。他的才学、见识、思维、精力,特别是行政决策能力、公关能力让人耳目一新。我未能见识谭力在郫县的纵横捭阖,但我知道他在居大不易的郫县经略成功,实绩卓然。仅举几例便知:

  1、同一批挂职者三十余人,而得以留下的仅谭力一人。两年以后的1995年9月,挂职的副书记跨越成为了县委书记。按时下官场规则,管一块天的一把手让挂职干部提任,如果不是其综合因素相当突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后来作为顶头上司的谭力私下对我说,我能够到成都挂职,的确是Z部长(即原青干处长)提携,但在成都留得下还能当上县委书记,却是我自己实实在在打拼出来的。

  2、郫县县委C副书记原排名在谭之前,他后来成为谭的副手,却对谭佩服得五体投地,用现今网络语言说成为了“铁粉”。当然还包括其他一班子人对谭力挺服气,以至于郫县成了谭的基地。

  3、当了县委书记的谭力,大约有一年多时间,还兼任了县长职务。由党委一把手职务再兼任政府一把手,党政一把抓,也属官场罕见。

  1997年10月,我陪同S老师到郫县调研基层党建情况,他谭力和我的共同的入党介绍人,与主政一方暌违几年的谭力有了近距离接触。

  三四天时间,我们去了三道堰镇、新民场镇,由县委C副书记陪同,他非常乐意。后来又在谭夫人马惠芬的陪同下参观了友爱乡农科村。总体感觉他干得有声有色,思路开阔,手笔很大,特别在发展经济方面,展现出勃勃生机:

  一是搞了现代工业港。主要引进外资,主打附加值高的高端产业,而不像有的地方还在突出搞低端产业。后来,谭力着力打造的郫县现代工业港成为了成都的高新(西部)产业园区,至今仍是成都高新产业的重要载体。

  二是主持修建了郫县直达成都的公路。该路在郫县为六车道,是时很有超前性,路宽车稀,看似浪费土地,颇具争议。现已成为成灌高速延伸段,是成都最重要的大通道之一,虽几经改造,无奈车流滚滚仍然拥挤不堪,回溯当年,可见谭力的决策是经得起时空考验的。

  三是农科村农家乐的打造。如今的友爱镇农科村已然作为得到国家授予的中国农家乐乡村旅游发源地,农家乐对城乡人民生活产生的综合效益巨大,能够敏锐捕捉农家乐的发展先机,富有远见。在县委书记任上的谭力曾接待过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胡锦涛,并接受单独召见汇报工作。

  我们还列席了郫县县委的会议,简朴而富有效率。记得谭力讲话的激情昂扬、有板有眼肯定成绩并指出不足。印象最深的是表彰议程,主持者事先把奖牌发给获奖人,随带会场,当谭力每宣布一个获奖者,获奖者即起身举牌向会场示意,这就省去了鱼贯上台授奖的环节,会议开得别开生面,感觉此时的谭力很务实。

  中午或晚上的闲暇,刚刚卸下县长职务的谭力便前来聊天。从他口中,我发现他对郫县县情认识深刻独到,对仕途信心满满,同时也听到不少私房话。

  他说修郫成路,有老板提了一密码箱现金感谢他,他从未见过这么多钱,还是很动心,很纠结,心想要是过去写书讲课的话,不知道要付出多少辛劳,要奋斗多少年。天知地知啊,一晚上睡不着觉,还是不敢要啊,最后选择了退还。后来受老板之邀在锦江宾馆豪华享受了几天,我想,吃点喝点拿点,现在上上下下都这样做,这也错不到那里去吧?

  他说,县委书记权力大得吓人,从他手头经过的钱每年几个亿,要是他心存歹意,不计后果,随便摸个一二百万,七转弯八倒拐根本没人能知道。

  他说,我还用有见地敢提反对意见的人。某医院女院长在检查工作中竟敢于顶我,后来发现她很有道理,我觉得这样的同志精神可贵,还提拔了她。

  他还说,在党政主干线所掌握的信息量是党校根本不能比拟的,官员们看的、干的、想的远非党校老师所能遇到,很多书本知识根本落后了。他今后临到要退休时不会去人大政协过渡,留点时间把自己的亲历整理一下,晚年清清闲闲做做学问。

  可是实际情况是,谭力的官车正处于高速档。形象的说,他的官车从川A00717(局级车牌照)升级到川A00047(市级小号车),仅仅花了三年时间。

  1997年10月,谭力以郫县县委书记职务上兼成都市市长助理, 42岁。1998年5月,卸去县委书记专任市长助理,协助分管交通建设等。

  1998年6月,中共成都市第九次党代会召开,谭力被任命为成都市委宣传部部长。据内部消息,原本是内定为组织部长的。同年10月,进入成都市委常委,正式晋升为正厅。

  我于1998年10月由市纪委调入宣传部,往日同事成为名副其实的直接部下。熟悉谭力和我的朋友告诫我,千万要忘记同事的谭力,过去的经历就当没发生一样。我谨记箴言,在微妙中得以更深刻认识如日中天的谭力,如只需用一句话形容,此时的他,正在成为一只政治化了的动物。

  亚里斯多德曾说过“人生来就是政治动物”,这主要是针对人生来就具有社会性意义上而言的。而我所谓谭力是政治化了的动物,就是形容他的所作所为,只认一把手,只对一把手负责,从而揣摩一把手,迎合一把手,最后调动一把手。一切都是为了升官,因为一把手把握了提拔大权。套用钱理群教授的话就是官场“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里得啰嗦几句,当下权力体系的内部分工,因掌管人财物尤其是暴力机器等而区分为含权量不同的部门品阶。宣传部作为意识形态主管部门,在垄断思想,不断为政治合法性注入能量,在掌控喉舌,放大成绩,掩盖负面等方面,和平年代里对执政团队的贡献率巨大,但宣传部门委实是清水衙门,查处了那么多贪官,而真正在宣传部岗位上犯事的,比例是很少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党政军群都奉行吃皇粮找杂粮,吃皇粮保基本,找杂粮奔富裕。仅举一例,可见一斑:成都市委宣传部新老部长交接时有一笔几十万的资金缺口,弄得已升为副书记的老部长和新部长还请财政局长吃饭,让全体班子成员作陪。酒酣饭足后唱歌,该局长扯起鸭子般嗓子干嚎,在场人竟无不鼓掌喝彩献媚。唉,这缺钱的领导也够窝囊的,这管钱的局长也够不识相的,这一幕也够尴尬的。此种现象,我把它称作转型社会“法统离析,纲纪窳败”。

  后来,此种背景惯性尚存,走马上任的谭力,立刻感受到宣传部十处打锣九处在,处处都不实在,囊中羞涩。他说,我当市长助理几百万就随便批,当常委部长二三十万还要找下级说好话,这不行哦!搞理论出身的就是不一样,他很快抓到了问题的症结:宣传部是组织宣传部,宣传组织部。所谓组织宣传部,就是对于宣传任务,我负责部署、调度、安排、落实,谁宣传谁出钱;所谓宣传组织部,就是掌管好宣传口的人事大权,特别是重要人事安排我要有发言权。

  但这要有一个前提,必须一把手作为坚强后盾,在中国人治体系下,权力都是人格化的,市委书记就是市委,省委书记就是省委,以此类推。把书记的事办好,一切都好办。

  办好一把手的事,在某种意义上讲是执行系统的职份所在,谭力在此关节点上确有过人之处,他比一般人超前,做得更精更细,还都能搔到痒点。

  1999年,全市开展声势煊赫的“摒弃农耕文化负面影响,弘扬面向未来时代精神”的大讨论,他进一步赢得书记的赏识。即使现在来评价,这仍属于正常的履职行为和有积极意义的思想解放宣传活动。但主办活动,架起与一把手直接沟通之桥,则是谭力的拿手好戏。

  2000年,筹办中国西部论坛(即后来的西博会),成为谭力仕途跃迁的又一成功之笔。我亲历西部论坛全过程,是最早介入最后结尾的人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4

帖子

10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3
 楼主| 发表于 2014-10-9 23:5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皮鼠 于 2014-10-10 00:09 编辑

  国家确立西部大开发方针后,四川及成都以其经济地位希望搭建一个平台,舆论先行,共商大计。它的雏形是由我负责草拟的全国性高层次理论研讨会方案,后来受时代华纳财富论坛启发,决定举办高规格、综合性国际化论坛。谭力作为主事人员,奔走于省市委、北京、上海、广州,成为筹委会办公室主任,而时任省委书记周永康则是组委会主任。从6月到10月,他坐镇冠城大厦亲自指挥。这论坛后来嘉宾云莅临达到三四千人规模,是成都历史从未有过的盛会,这对组织者的确充满挑战。我在方案策划组,负责理论家的邀请和党政领导人重要演讲等文稿起草工作。最后还负责编辑《2000中国西部论坛》一书正式出版,故是结尾人员。据我所知,谭力筹办论坛,一方面尽显他超人的组织宣传和宣传组织方面的领导能力,同时也精于忽悠,把上面两级一把手弄得兴高采烈。可论坛轶事我还记忆犹新:

  1、心中无底,要办论坛。巧赚他人,卸磨杀驴。按国际规格筹办论坛,没有经验,谭力就来个高价悬赏雇请香港筹办过财富论坛的会议公司,在几经对接、谈判和交流以后,他基本弄清了商业要情,然后大幅砍价,逼对方撤漂,然后我方接手,节省了经费。显示了谭力的精明,此为商业行为,我权且陈述事实,不予价值评价。

  2、拉企业赞助,惟愿者上钩。论坛筹办,管吃管住管机票,需要巨额经费。主事方学财富论坛,以嘉宾资格、媒体、会场、冠名等方式回报赞助。当时这种方法还灵,许多企业信以为真,还希图按合同办事,结果后来相当部分无以兑现。我所亲历的,某国有企业以50万冠名欢迎宴会,我在给市长递欢迎词文稿时,根据签合同者再三嘱托要求市长一定要按稿子所写将企业冠名讲出来。可市长却淡淡地说,这事我知道就是了,说就不必了。我善意猜想,可能市长可能是以另外方式回报企业的。企业花50万,换个市长知道。此类不兑现合同的事纷纷反映到谭力那里,谭力深谙其妙笑着说,你们这才知道哇,企业千万不要和政府打交道,肯定是要吃点亏的。这让我增加了见识,原来政府可以说话不上算,企业再强,对政府都是弱者。

  3、场馆安危不明,也敢风险决策。西部论坛需几十个会场,场馆建设加班加点突击进行,会展中心老板邓鸿及其手下忙得不亦乐乎,可临开会时主会场金色大厅才刚刚装修完毕,有毒气体不散。谭力下令用大功率电扇吹;宴会厅承重如何未经严格测试,谭力决定下面加撑子,封锁消息。人们不知道,盛大的国际性欢迎宴会就是在情况不明建筑里举行的。谭力为此惴惴不安,知情者为他打得虚涅把汗。

  4、一巴掌打出原样。那时间谭力忙得团团转,脾气更糟,会展中心赵某办事不力,谭力走上去就给他一耳光,弄得在场者茫然无措、面面相觑。此事在筹备组暗暗传送持续发酵,大家都生怕哪件事不周惹怒谭部长。我知道他秉性尚在,在二党校,谭力为一小事与我的同事发生冲突,他不顾正在开会,冲进来准备打架,好不容易才劝开。据说,他在广安和绵阳都有打人记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4

帖子

10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3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0 00: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皮鼠 于 2014-10-10 00:10 编辑

  西部论坛首开西部盛会(一直延伸至今),获得官方希望的巨大成功。谭力个人则获得更大成功,论坛筹备工作架起了他作为筹委办主任与组委会主任、省委书记周永康直接沟通的桥梁。谭力曾说,论坛三件大事,一是邀请嘉宾,二是场馆建设,三是写好周书记演讲稿,结果我们都完成得出色。展现给他的,是一条锦绣坦途。
  果不出所料,2001年春,周永康前去广安检查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筹备情况,十分不满意,他亲率随行打扫大街,人们猜测广安的一把手将当要到头了。随即,谭力被周永康为班长的省委任命为广安市委书记。上任时,原组织部长省委副书记亲往陪送并宣布任命书。广安之于第二代领导核心、总设计师邓小平的百年诞辰,意义非同寻常,可见谭力受命重托、使命不凡。
  谭力在成都市委宣传部任职两年多,已在官场摔打得炉火纯青,知上知下,知轻知重,尤知怎么制造上级一把手的兴奋点。他干事大刀阔斧,乾纲独断,官架子也很大,不苟言笑,从不与下属私下交道。他识才爱才,人也用得很苦。他说,就得给机关人员多找点事干,闲了会生事,所有他总是安排许多事情让我们加班加点,而他则从不不加班,故包括班子成员在内大家都胆怯他。
  在谭力那里,我获知了不少官场要诀:对上级特别是一把手,多多汇报,只报喜讯,报喜得喜;雷声大雨点小的事要多干,有些事则需要只做不说;很多事开始强调很厉害,以后不了了之很正常,不必太过认真;重赏不一定都兑现等等。比如,谭力要求选择重大课题形成重大影响,承诺经费不成问题。当我根据他的意思多次上报拨款计划,他久久不批。后来当面力争,他批评道:哪里需要那么多认真,不兑现的事多得很。
  谭力虽强势、霸道,但他不小见、不给人小鞋穿,不整人,积极增加职工福利,还解决了宣传部久久未能解决的职工福利房问题,队伍带得富有战斗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4

帖子

10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3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0 00: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皮鼠 于 2014-10-10 00:11 编辑

四、政治传说中的谭力
  谭力主政广安,是掌管一块天地的人物,炙手可热,何况那里有如当年的湘潭,其手眼通天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作为我的观测对象,已目不所击,但有关他的议论不断传来,好的坏的现作简要汇集:
  据说,他上任伊始,就对市长讲,我反正是要离开广安的,你要好好配合工作,我走后你就可以当书记,如果不配合,现在就让你离开。以后发生的实际情况是,市长几个月后就被调离广安。
  谭力到广安打的旗帜使命崇高、简明扼要、很有号召性:“致富思源,共建广安”。邓小平在世时播撒出去的恩泽,现在要让富裕起来的全国人民都回报给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故乡,把邓小平“一定要建设好广安”的夙愿,通过谭力的运作衍化成为实实在在的贺寿行动,这确是一着妙棋。它很合乎中国人的伦常,知恩图报;更契合中国当下的政治伦理,高举邓小平的旗帜,缅怀他的丰功伟绩,难道你连他的家乡建设都不支持?你执政的合法性何在?
  于是,拨款、捐款、共植致富林,修路、建纪念馆、城市大改造,在短短的三年里,邓小平家乡协兴镇牌坊村乃至整个广安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沧桑之感,让人感受到中国政治是资源的权威性分配的魔力。当然,这之中也有主事者的精明与劬劳。在那里,非常成功地举办了小平百年诞辰的盛典,谭力的政绩熠熠生辉,又一次达到高峰状态。
  时任省委书记对他给予高度评价:谭力不愧谭力,工作有弹性有力度。
  在共襄盛事过程中,谭力常赴京城。据他说,与邓家结下深厚友情。他去,邓家说是家里来人了。有一次我们到谭家,马惠芬拿出许多和邓家人合影的照片,一一指点。说邓家虽宽敞,但都是几十年前的老式家具,老革命家的家是那样想象不到的简朴,对人是那样的热情,没有一点大官的架势。这亲历口述,让我等对邓小平及其家人肃然起敬,也对谭力的惊人的办事能力钦佩之至。
  伟人家乡建设的问题看法不一定完全相同。据传,总书记在视察邓小平家乡建设的同时,还出乎意外视察了朱德家乡,发现广安与仪陇悬殊太大,说是不是我也要植树才行?此行的结果是,仪陇县马鞍镇拨巨款打造旅游景区,广安市小平故居核心区建设适降减温。我想,这也算集体领导共奔致富路吧。
  盛事后,谭力没有若人们推测的那样立即提升。
  2004年底,绵阳市委书记出缺,谭力走马上任川北重镇。这里,他仕途遭遇坎坷,造假、沽名、贪腐、绯闻等等传言不断传来。
  据说,曾经搭档过的市长愤言:我哪怕死了变成猪,也不愿给谭力同一个圈。
  据说,谭力做面子工程改造江油李白故里,花费巨资让老婆的公司承包工程。还破例举办省旅游发展大会,让机关工作人员假扮游客营造氛围,以博取省委书记的赞赏。省旅发大会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劳民伤财、图热闹的省委书记政绩工程,各地州唯恐避之不及,而谭力还要跳起来力争,充分暴露了他搏上位之意。时任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也率大队人马又一次前去学习取经,捧场,谭力依然如法炮制,假戏重演。这些,都让绵阳干部群众送给谭力以“谭蹦子”、“谭豁子”的绰号,形容他想起一出是一出,善变化、歪点子多,意为不稳当、不靠谱。当谭力还在任时,我去绵阳,他的同僚、下属并不避讳讲述谭力的种种劣迹。可见,谭力在工业重地大城市的绵阳水土不服。
  “谭笑笑”,让谭力在全国一笑成名,成为网络舆论焦点。尽管后来他借《南方周末》作了种种看似合乎政治逻辑的解释,其实明眼人都知,这一定是危机公关的结果,其解释也不伦不类。然而,彼时彼刻,谭力何以要在危难场合中铺红地毯,忧事喜办,脸挂笑容,我和他曾经的朋友、领导,同时也是厅级干部的X君,谈及此事,一下子不约而同就洞悉了谭力真实心理,那就是:我升官的机会到了。
  所以,他掩饰不住心底油然而生的喜悦。全然来不及想到这是人民生命财产遭受重创的大灾大难时刻,这是众目睽睽的凝重场合。
  这就是官场弄潮的谭力,随着权力阶梯的上升,他已内心扭曲。对于此种细微枝节,我和X君还有共同发现:在成都,每每大会,以常委之尊端坐主席台的谭力,凡遇一把手讲话,精到之处,谭力都会不顾官仪点头颌笑;在省上,每每台下的谭力与台上一把手目光相遇,他绝不像一般同僚那样木然以对,而是笑意灿然。抓住一切机会,示好顶头上司一把手,谭力已将观念中的价值外化为下意识行为了。
  据说,省里组织厅级干部搞省级干部人选海推测评,谭力有“三个一”的雅号,即:省委常委他一票,副省长他一票,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依然一票。从法理上讲,每个人都享有投票与被投票的自由,但具体到谭力这样的特殊个体,蹊跷的数字就让他落下官场谈资。
  但是,谭力的自我期许还是如愿以偿。2009年春,因抗震救灾有功谭力远赴海南省出任常委宣传部长,跻身于党的高级干部行列,修成正果。故而,我们对谭力微笑的解释经过实践检验是科学的。尽管之前,不断有民间组织部长传言,周永康任公安部长,要将调他任政治部主任;调任青海副省长、宁夏宣传部长他都没去。他的离去,经受特大地震的绵阳人民似乎不领受同生死共患难之情,还燃放鞭炮相送,有人说庆贺他去祸害海南人民。遭灾升任高官,人们无敬重欣羡之慨,反而存送罢瘟神之感,所折射出的民意让人殷忧重重。接下来又有传言说,谭力的抗震救灾优秀干部称号是花了150万派人向上公关得来的。
  不过,谭力还是在绵阳扎了根,这根扎在绵阳电视台女主持人的肚子里。据信,揽入谭力怀里的年轻漂亮主持人后被提拔为北川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为掩人耳目,他使出暗度陈仓之计,给小老板顶包新郎许以好处,在富乐山举行了的豪华婚礼。谭力亲往主持,市委书记的小蜜,谁不识趣?一时间捧场送礼者趋之若鹜。女主持人后来诞下一女,让人越看越像谭力。谭力调任海南,小蜜不久也随同前往,出任省委宣传部办公室主任。共产党的省委宣传部在谭力那里如同私企(私器),组织的监督机制到哪去了?
  但谭力官照升,一年后他转任更实权的岗位,任常务副省长,还有消息说他可能接替省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4

帖子

10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3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0 00:0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皮鼠 于 2014-10-10 00:21 编辑

  据说,谭力是在成都龙泉驿被带走的。此时谭力还在绿草如茵的高尔夫球场挥洒优雅,晚宴以后,有人高喊谭力,这样的直呼其名让谭首长十分刺耳,他即刻勃然大怒……众所周知“谭笑笑”未能笑到最后。
  五、五味杂陈话谭力
  谭力犯事了,多数人认为来得太晚职位又太高,他们预计在绵阳就会终结他勃然崛起的宦海生涯。至今,我实在不知他犯在何处何时何事,在一切都在云遮雾障之中。
  但依我对谭力的了解,他的犯事还是在贪腐上,不会是政治问题。因为贪官不反党,他只啮噬党的经济基础,从不反对党的意识形态。即是说他们只想攫取实惠,不会干华而不实之事,恰恰相反,他们还更善于在最冠冕堂皇旗号下获致更大利益,这是一条定律。
  这使我联想到,邓小平家里简朴清廉的示范作用对景仰他们的谭力不起作用,所谓“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又一次被证伪,实则是有限的,甚至是无效的。
  所以,我以为谭力走到今天,首先是权力激发和放大了他秉性中的恶。
  谭力对权力地位的追逐,常常掩饰不住内心的激荡。我亲历,在都江堰市委小会议室,主持者给成都市委书记、副书记留下两个主座,大家刚落座,有人不知就里不解问这位子留给谁,谭力情不自禁说,这位子迟早是我坐的。
  搏上位就需要说假话大话做面子工程,雄心勃勃的谭力后来发展到对此信手拈来毫无任何心理障碍的程度。参观邓小平纪念馆,在这个冠盖云集的所在,主陪谭力近侍省委书记左右,书记好记忆忽见三厅官不期而遇,顺口说你们都从党校来,学什么专业的啊?其他两人如实作答,谭力则答道我学的是行政管理专业。天啊,谭力1979年考入重庆师范学院政史系,该校刚由重庆师范专科学校升格而来,何来行管专业?据了解到至今全国都无行管专业本科。谭力深知,他在知根知底人前说谎,别人也不会当作省委书记的面揭他老底。其实,实在犯不着在学何专业上说谎,但无奈他已习惯成自然了。
  谭力热衷超前享受,爱面子、好奢华、耍高档以显示自己其价值。2000年,宣传部购车,同级官员都坐的本田他不要而要当时最新式的别克君威。有点超标,引人注目,有关管理部门面有难色,说只有市长才可能坐哦,谭力随口大言,我今后要当市长了呢?购买之后,招来省纪委调查。据摄影记者说,主政绵阳的谭力,购买一套哈苏相机,价值不菲,人说谭书记玩儿的都是高档。
  谭力为人不厚道,太过精明的市侩,奉行实用主义原则,用过则弃。又举一例:谭力在二党校显露的尖尖角,很快被Z校长发现,他是第一个培养谭力的伯乐,两家关系也走得亲近,校园里有目共睹。谭力女儿谭骥少不更事,给小伙伴提劲说我爸爸要当校长,惹得议论纷纷。Z调成都,在省级科研单位党委书记任上退休,谭力已与之往来甚少。2005年底,我偶知Z住院,第一时间前去探视,Z已上呼吸机完全处于深度昏迷的病危状态,见此状我立即电告同是市委书记的X君,X君正与谭力都在攀枝花市开旅游发展大会,且同在一个旅行车上。X君作为谭曾经的领导,故意带有将他一军的意味要求谭力会议结束后一定要同去看望老校长,谭听后态度漠然。两天后,Z校长不幸辞世,我又立即电告。X君深情说,老校长学养深厚、品格高尚,在四川省党校教育中有重要贡献,为培养青年干部呕心沥血,桃李遍四川,尤其是积极培养年轻人,深受爱戴。我要和谭力各以市委市政府名义送花圈,以示志哀。X君一俟会议结束立即赶到成都,和我们一起前往吊唁。而结果谭力呢,称有重要公务在身,由夫人马惠芬和绵阳驻蓉办主任代为送花圈志哀。如此薄情寡义,此类行迹在熟人圈为人所不齿,皆说他没有做好人,却能步步高升,那是政治生态出了问题,而且病如沉疴。和谭力曾经在一个教研室的同事现任《红旗文稿》总编辑的M君对此说了很精到的话:所有帮助过谭力的人都有后悔,但后悔也已经完成了使命。谭力的本领在于,他的手腕会不断争取到帮助他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4

帖子

10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3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0 00: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玉成谭力并毁掉谭力的,我以为还是一把手政治的权力结构。
  谭力本人具备一把手的种种优长,同时也具备一把手犯错的种种恶行。他摸准了中国一把手政治的软肋,精于表演于一把手,从而走向了权力高端。
  准确地说,当下的中国仍是人治社会、人情社会。虽有宪法法律,但实际的权力却在体外运行,政治体系内部法治因子稀微。依然如邓小平几十年前指出的那样:“党的一元化领导,往往因此而变成了个人领导。”为什么会这样呢?这都缘于中国的政治权力是按单中心格局而设计的,形成一座权力宝塔,权力运行主要以人格化为载体。这等于在党的领导名义下,把所有权力或打捆、或分结,托付于条条块块大大小小的一把手,而管理一块天地的地方党委一把手更是举足轻重,除军队以外行使全权堪比一方诸侯。权力不受制约,即使反腐败、重点反一把手的腐败还是一把手负总责,这就形成根本悖论,成为走不出的怪圈。
  以谭力为例,他独断专行,权力独揽,组织上为了所托任务实现,就迁就他而调离副职。广安如此,绵阳亦然。
  一把手赋权过重,而监督缺失稀薄。无异于姑息养奸,养肥了再杀的魔咒。谭力赴任广安,带走了秘书、司机以及川A00047别克车,他们所有供给关系都保留在成都市委宣传部,成都财政每年为此支付工资福利,而且他那边决定的的提职,成都这边都认账,这种人户分离状态一直持续到他去绵阳。他的成都牌照别克车在广安风景靓丽,成为特异的政治符号。对于工作调动中的秘书、司机、汽车,中央已有明确规定,这些都成为稻草人。
  有学者论证,一把手政治权力运行有如下弊端:负担重、压力大、精力分散,难以集中力量抓大事;领导班子其他成员的积极性、主动性难以充分调动起来;位高权重,容易脱离群众;个人拍板,决策容易失误;容易搞政绩工程;容易贪污腐败。现在看来所有这些恶果,谭力严丝合缝,而且表现突出。
  以财产为例,仅举房产,就我所知,谭力在郫县任县委书记时桂花巷有一处,是靠自觉退还的。在大石西路市长楼有一套。在广安、绵阳是否分有福利房?不知道。成都市对调出成都的副市级以上干部允许再购一套限价商品房,谭力是否享受此优惠?不知道。据说海口的黄金地段为省级领导兴建别墅,至少价值千万。如此推测,保守估算谭力的正当合规房产就不下两千万。制度性特权就足以保证他今生今世荣华富贵,何苦再去贪腐?但是,重权在手,一句话就财源滚滚,法纪都在我手,何乐不为?我们无法以常人思维去揣度一把手思维。
  在这个意义上,所有贪官都冤都不冤:冤,党规法纪几百个不准虽早有规定,但地球人都知道不按规定做也相安无事,且该升官升官,忽然某日对你认真,呵呵,对不起你撞上了枪口,咋不冤?不冤,清正廉洁历来为为官根本,手莫伸,伸手必被捉,何况先锋队的领导干部?各有其理,并行不悖,让中国式反腐颇富喜剧效果。
  
本博撰写将结尾时,传来消息:
  经查,谭力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参加高消费娱乐活动;与他人通奸。
  谭力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其中受贿问题涉嫌犯罪。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谭力开除党籍处分;由监察部报请国务院批准给予其行政开除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今日之谭力,令我惋惜。制度好,以他的天赋、能力,可以成为一个造福一方的好官;制度不好,他不如就在党校当个有专业成就的教授,平安清素、虽不显赫,但必善终。一把手政治造就了谭力的悲剧,从天堂瞬间坠落地狱。冠冕落地,风光不再。据说,其女儿以其优裕罹患不良嗜好,二婚之后,生育畸形。谭力面临家庭困扼,另负孽债,也不能尽人伦养育之力。一切鸡飞蛋打,权力、学业、家庭、财产、自由、自尊,连平民日子都丧失殆尽。
  政治学的基本原理告诉我们,在委员会制的组织形式里,根本上是不存在一把手、班长乃至权力核心之说的。书记仅是会议的主持人、牵头者。是缘起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所谓民主集中制让委员会制在权力运行中发生了变异,集体领导衍化成为个人意志合法化的工具,这是应该深刻反思的重大政治问题。
  联想到成都市委的三任宣传部长还有一位副部长先后落马,他们是高勇、何华章、谭力以及符礼建,教授、博士、成功报人,都是智商很高的富有专业成就的能干人。他们都在权钱交易中把持不住一把手应有的身段,一不小心跌落成为罪人。我在想,我们不要过分沉醉于反腐败的巨大胜利,我曾经的领导转瞬间的剧变,不能都归结为他们的个人品质。置身于他们的位置,许多人包括本人在内,都没有任何自信不会重蹈覆辙。有那么多的能干人沦落为贪官,我们还有多少理由自诩数个自信?我的结论是:
  谭力及其谭力们都是太过聪明的人,但他们都不幸遭遇到社会转型时期太不聪明的一把手政治制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10-20 14:51 , Processed in 0.09740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