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88|回复: 5

历史的见证

[复制链接]

135

主题

3163

帖子

5万

积分

版主

老大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748
发表于 2016-2-12 04: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刚 于 2016-2-12 04:45 编辑

毛主席给杜鲁门的两封信:
        一直打到你跪下为止!
第一封信】

杜魯门先生:
我本來想医治蒋介石垮台遗留下來的创伤,搞经济建设的。
你今天要打仗(侵略中国),我奉陪到底。
你认为我穷,我借钱和你打。
一直打到你跪下为止。
               毛 泽 东
                 1950年9月
                      
【第二封信】

杜鲁门先生:
你好疯狂。你背着联合国的招牌,先发动了十五个国家的帮凶軍,向中朝人民宣战。炮弹落到中国的土地上,逼的中国人民不得不出兵和你较量。
現在两年多过去了,我看你沒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一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我断定你是要失敗的:
1.你是侵略战争不得人心。
2.战线太长运输不便。
3.兵员不足,士气不高。
加拿大是一个连,土耳其是一个排,菲律宾是一个班。
我毛泽东一个号召,一个村就有一个连!
現在我代表中国政府宣布:希望杜鲁门先生再増加15个帮凶,我让朝鲜人民军休息,让中国人民志愿軍和你战斗到底,你來也好,不來也好,短时间叫你跪下投降!
                 毛 泽 东
                 1952年11月
陈刚——悟妙
看破  放下  自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35

帖子

44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9
发表于 2016-2-12 15:5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diot 于 2016-2-13 21:50 编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a9ba110102vv91.html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此博文包含图片        (2015-10-16 02:53:33)转载▼
标签: 老琴博客 抗美援朝 志愿军 战俘 历史回忆 杂谈        分类: 好图转发
太珍贵了,前天在《新浪图片》——记忆图刊栏目。看到的下面这组记录着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国为了支援朝鲜的那场被国人称为“抗美援朝”战争有关中国志愿军被俘后的照片,可以想象,这样的照片在毛时代是绝对不能公开的,因为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无论什么媒体,包括学生们的教科书中所提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都是响当当的钢铁战士,都是像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成一样,还记着那段让人无比激动的朗诵词吗?“我们的王成,是毛泽东的战士,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他的豪迈气概从那里来?因为他对祖国人民无限的爱,对侵略者切齿的恨!在我们队伍里,有千千万万个王成,这就是我们伟大祖国的骄傲和光荣!”所以,志愿军怎么能当战俘呢?多少年来,在国人的心中似乎我们的军队就不存在“战俘”一说。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任何战役战争,战俘问题都是存在的,也是不容回避的,感谢《新浪图片》为我们揭示和保留了这些珍贵的历史记忆。

下面还是看看《新浪图片》介绍的这组题为“被俘的志愿军”的照片吧!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1953年8月1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的对志愿军战俘的一段话:亲爱的同志们,志愿军的全体同志,是五十不在关心着你们的,对你们在战俘营说遭遇的不幸,是同情的,对你们说坚持的英勇斗争,是支持的;对于那些在暗无天日的敌人战俘营里英勇牺牲的同志,是永远不能忘记的。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期间,先后约有240万志愿军赴朝参战。一组鲜为人知的数字是,停战后,21000多名志愿军战俘,7000多人回了大陆,14000多人去了台湾,这是为什么?志愿军在战俘营里经历了怎样的生活,后来命运如何?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在东方传统文化中,投降即是不忠,被俘就是变节。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传统教育和作战纪律都有“决不当战俘”这一条。志愿军战士在被俘时甚至要求敌方士兵将自己打死而不愿意活命。志愿军在朝鲜共进行了五次战役。图为第三次战役巨林川战场一角。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朝鲜战争中,志愿军被俘22000多人。伤病、冻饿和弹尽粮绝是被俘主要原因。其中近千人因各种原因死在战俘营。到停战后战俘遣返时,还有21000多人。图为1951年6月,朝鲜战场,被俘的志愿军。他们有的躺在地上睡觉,有的盯着看守他们的美国大兵。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1951年3月2日,韩国横城,两个志愿军被美国陆战一师的士兵俘获。横城反击战于1951年2月11日打响,志愿军取胜后撤回三八线。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1952年10月,上甘岭战役,两个志愿军被俘,他们神色哀伤。一个美国宪兵和一个韩国宪兵用吉普车押送他们去最近的战俘营地。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志愿军被俘后,在“前方战俘临时收容站”集中,然后押往水原战俘转运站进行初步审讯和组队,再运往釜山战俘收容所登记编号,最后大部分被送往巨济岛战俘营关押。图为1951年4月,釜山战俘营里的中朝战俘。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巨济岛是现在韩国的第二大岛。巨济岛战俘营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俘营,1951年11月建成,最多时关押15万朝鲜人民军战俘和2万多志愿军战俘。其中71、72、86和602战俘营为志愿军战俘营。图为巨济岛战俘营部分营房和帐篷,战俘们正在排队接受检查。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巨济岛是现在韩国的第二大岛。巨济岛战俘营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俘营,1951年11月建成,最多时关押15万朝鲜人民军战俘和2万多志愿军战俘。其中71、72、86和602战俘营为志愿军战俘营。图为巨济岛战俘营部分营房和帐篷,战俘们正在排队接受检查。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志愿军战俘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誓死回大陆,一部分坚决回台湾。反共战俘发动刺臂运动,刺“反共抗俄”、“誓灭共匪”等字样,甚至写血书声明去台湾。反共战俘营里挂国民党旗,塑“自由女神像”,以各种手段迫害亲共战俘。图为被遣返回大陆的志愿军战俘讲述被迫刺字的情形。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1952年4月,美军开始对全体朝中战俘进行“志愿遣返甄别”,结果是中国大部分人选择去台湾,朝鲜大部分人要求去韩国。“坚持回国”的战俘认为战友受到威胁要求重新甄别。为达目的,1952年5月7日,在几名中国战俘协助下,朝鲜76号战俘营活捉了美军巨济岛总管杜德准将。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在杜德准将以及美国方面答应朝中代表的四项条件(其中包括停止对志愿军战俘进行强迫性的“甄别”)之后,杜德被释放。此后,美方对朝鲜76号战俘营进行了大规模血腥镇压,朝方战俘伤亡300余人。参与该事件的四名中国战俘被押往巨济岛最高监狱。图为坦克上的美军监视战俘营。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1952年6月和7月,杜德事件爆发后,美军将巨济岛战俘营里的全体中国战俘迁往济州岛关押。1952年10月1日,在济州岛第八战俘营的志愿军战俘升起五星红旗,遭到美军镇压。志愿军战俘65人死亡。图为1952年12月,志愿军战俘在济州岛修缮战俘营。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中美双方大规模遣返和交换战俘从1953年8月5日开始,到9月6日结束,历时33天,5640名志愿军战俘被直接遣返回国。大牌子上写着“通往自由之门”。此后还有间接遣返人员被遣返回国。图为1953年8月11日,板门店,直接遣返战俘现场。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中央对待志愿军被俘归国人员有个20字方针“热情关怀、耐心教育、严格审查、慎重处理、妥善安排”。经过严格审查后,同时保留军籍和党团籍的人少之又少。连以下干部战士保留军籍者全部复员还乡,开除军籍者资遣回乡。图为1953年9月,选择回国的志愿军战俘被遣返。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还乡之后,在反右和文化大革命中,他们屡遭厄运,被打上叛徒、反党、特务的标签……一辈子得不到重用,有的甚至家破人亡。直到1980年,中央发布第74号文件,复查被俘归来人员的问题,大部分人的军籍、党籍终被恢复。图为1953年12月,23名中方被俘人员被间接遣返归来。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那14000多名去台湾的志愿军战俘后来怎样呢?他们被台湾当局称为“反共义士”,为了把他们从韩国迎接到台湾,蒋介石关怀备至、蒋经国亲自指挥,台湾各界热烈欢迎。1954年4月5日,台湾当局宣布“全体反共义士宣誓加入国军部队。”图为志愿军战俘赴台途中。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赴台志愿军战俘从融入国军到退役之后,大多数人的生活都较为艰辛,很多人终生未婚、孤独终老。台湾政府专门在桃园县远郊为退役的原志愿军战俘修建了一所“反共义士之家”,最多时收容超过三千人。图为1954年1月23日,台湾国民党人员将一个生病的志愿军战俘送到救护车上。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1988年台湾当局规定:韩战期间来台反共义士可依规定前往大陆探亲。荣民总医院免费为他们去除身上的反共刺青。1989年,大陆出台了《关于我军被俘去台人员要求回大陆定居的处理意见》,原则上应予批准,予以妥善安置。图为1954年1月25日,来台志愿军受到台湾人欢迎。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有一些回来探亲的原志愿军战俘最终选择在大陆定居,他们仍然可以收到台湾“退辅会”的退休金。图为赴台志愿军战俘、一人还抱着小狗。【本图集参考资料:《我的朝鲜战争——一个志愿军战俘的六十年回忆》(金城出版社)、《孤岛——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在台湾》(金城出版社)。



难得看到“抗美援朝”志愿军战俘的一组照片    看完这些带有着历史温度的照片,人们一定会从中感受到什么。想想那些当年被遣返回国的志愿军战俘们,他们多少人背着一种带有耻辱感的“战俘”标签,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惨遭迫害,有的人还含冤而死。想到这里,真的为他们感到悲哀。但是无论是何种感受,最后只有一条,那就是,人类需要和平,不要战争。

    下面这个链接是我在去年2014年年初写的一篇回忆二十年前,在汉城遇到一位当年志愿军战俘后,当时我们一些人的心理感受回忆文章,想继续浏览观看,请点击下面链接。《看了这篇报道 让我想起二十年前在汉城遇见的一位志愿军战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5

主题

3163

帖子

5万

积分

版主

老大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748
 楼主| 发表于 2016-2-14 04: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刚 于 2016-2-14 04:43 编辑

一位让日军终生忏悔并由衷敬佩的女八路
有位名叫山下弘一的侵华日军回忆道:“我所在的日军中队进入安徽和县,遭到中国人的武装抵抗。后来我们又抓住一些抵抗的中国人,其中有一名是个很漂亮的中国女人。”
他说:“日军很快搞清楚,这个漂亮的中国妇女是和县本地人,叫成本华,年龄24岁,她负责指挥这次抵抗。日军叫她投降,她却轻蔑地看着我们,一言不发。当时,一名日本随军记者拍下了一张照片。随后,日军就将成本华等人关押起来,我和一个名叫小林勇的日本兵等人忍不住轮奸了成本华。”
几天后,日军在撤退时再次集体强奸了成本华,并将她捆绑着带到和城大西门外的刑场,让她观看他们枪杀被抓到的中国人。
成本华冷冷地看着鬼子兵的兽行,强烈的蔑视写在她的脸上。当时日本兵的刽子手们实在太累了,就找来几个板凳,靠在大西门城根的碉堡旁休息。惨淡的阳光照着地上血淋淋的尸体,阴森恐怖。这时,日本鬼子解开成本华身上的绳索,成本华知道要杀她了,但她毫不畏惧地轻轻活动一下麻木的双臂,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然后面朝太阳,双手交叉地抱在胸前,轻蔑地微笑着,从容面对死亡,并让记者给她又拍了一张照片。
拍完后,几个日本鬼子就用刺刀发疯般地刺杀了成本华。


战争结束,山下弘一回到日本。他找到那名随军日本记者,要了几张照片,其中两张,就是成本华的。
噩梦般的经历,一直折磨着山下弘一,过段时间,他都要翻出成本华的照片,一边看,一边喃喃自语:“对不起啊,对不起啊……” 他试图通过这种忏悔,来减轻心中的罪恶感,但是,什么办法也不能让他从罪恶感中解脱出来。
成本华那轻蔑的微笑,让他每次接触,都心惊胆战。
山下弘一说,他当时所在的日军中队的士兵,到战争结束时,已经没有几个,大部分都把骨骸丢在了中国的土地上。回到日本后,仍然活着的几个鬼子兵偶尔谈起成本华,都是非常敬佩的语气。
陈刚——悟妙
看破  放下  自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5

主题

3163

帖子

5万

积分

版主

老大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748
 楼主| 发表于 2016-2-21 18: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刚 于 2016-2-21 18:15 编辑

海云庵 海云庵又称大士庵,坐落在四方区海云街1号。始建于明代,距今已有500余年的历史。
清同治《即墨县志》记载:"海云庵在县西南九十里。"

海云庵是崂山神清宫的下院,属地方性会首庙宇。


海云庵道观

海云庵道观

海云庵内大香炉

海云庵内大香炉
陈刚——悟妙
看破  放下  自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5

主题

3163

帖子

5万

积分

版主

老大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748
 楼主| 发表于 2016-2-28 18: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刚 于 2016-2-28 18:25 编辑

对于‘占中’香港暴乱,李嘉诚发表文章。
無論中國共產黨犯過什麼錯誤,無論共產黨中出現了多少腐敗分子,我們作為中國的公民都不要和共產黨過不去。不管是什麼原因,在中國當代由共產黨執政是歷史的選擇。

起碼在現在和相當一段時間內,無論是威望和執政能力,我國還沒有任何黨派和力量能夠取代共產黨,更何況,以習近平為首的新一屆中央班子讓我們看到了希望,也感受到了正能量。

一個政黨和一個人一樣,他可能犯錯誤,也可能改正錯誤,他可能生病,也可能恢復健康。眼下離開了共產黨,中國必亂,中國一亂,遭殃的是我們老百姓。

近期網絡上出現了許多偏激文章,目標不是聲討黨內的腐敗勢力,而是全盤否定共產黨,這些文章置建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巨大成就而不顧,一味列數共產黨的種種錯誤,種種罪狀,條理分明,數據詳細,語言精到,且風格相近,極有煽動力與蠱惑力,不像是老百姓自發的不滿情緒發洩,好似有組織有預謀的一場攻勢,這不能不讓人懷疑這背後有什麼政治動機和國際背景。

眾所周知,中國的崛起已引起一些國際勢力的惶恐,美國和日本等一些國家正挖空心思地對中國實行打壓和封堵,其實際目的並非是要推行什麼更為普世的先進理念,而完全是出於其他國家利益的考量。他們出謀劃策,出力出錢培植反共敵對勢力,真實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搞亂中國,搞散中國,讓中國的發展停滯或倒退,成為他們的附庸,以便於他們稱強稱霸。

看看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敘利亞,和埃及吧,這都是美國的傑作。這些被美國搞亂的國家,人民得到的是什麼?包括他們其中的親美勢力,他們真的得到好处了么?

同胞們,睜開眼,看清楚,不要輕易被人洗腦,不要隨便跟著激動,跟著起哄,被人利用了還自以為得意。

我們是中國人,我們不能眼看著這個國家發生災難,我們如果有機會為國出力,我們應該盡力;如果我們沒有機會,也沒有能力為國出力,我們起碼不要添亂,是不是?國家若亂了,我們都慘了。眼下我們起碼能做的,那就是不利於國家穩定的話不說丶不傳,不利於國家穩定的事不做,也不好奇,不圍觀。
                                                                     ——李嘉誠
陈刚——悟妙
看破  放下  自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5

主题

3163

帖子

5万

积分

版主

老大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8748
 楼主| 发表于 2016-2-29 17: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9.13事件真相——

在中国大地威名显赫、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林彪副主席就此魂丧大漠,身葬黄沙。这就是在中国当代历史上留下了重墨浓彩而又扑朔迷离的“913事件”。

  30多年过去了,“913事件”的许多关键之处仍然处于雾锁烟迷之中。尤其是256专机的坠毁原因始终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燃油耗尽说、导弹击落说、阴谋爆炸说、机组搏斗说、迷航坠毁说等等,不一而足,至今没有一个能够服众的结论。

  很多人对于256专机为何带着火苗掉头选择向南飞来迫降有所疑问,其实这又是一个很简单的常识问题。在夜间视线不好的情况下,256飞行高度高了根本看不清地面的情况,无法选择合适的迫降地点。

林彪坠机现场

  256只好低飞(同时更有可能是已经飞不高了),而在低飞的情况下,等你发现有合适的迫降场时,飞机已经飞过了这个地点了。更不要说飞机在降落之前必须在距离降落点一定距离之外(三叉戟需要3000米左右)就开始作降落的准备工作,逐渐降低高度,这样才能保证飞机在降落点上着陆。

  要求潘景寅在夜里能判断出3000米以外的着陆点以及更远的着陆场的情形是不可能的。因此,只有当潘景寅整个飞过了这个迫降场,才能了解到这个迫降场的全部情况,然后调整航向,掉头,利用这个迫降场降落。所以,256的迫降方向并非就是其最后的航向。根据256的飞行速度和飞行距离判断,潘景寅是驾驶着着火燃烧的飞机在飞过的第一个可用迫降场上空,艰难地驾驶着256由向北飞行掉头转为向南飞行实行了一次自杀式的带油迫降。

  或许因为中国人接受信息和知识的环境相对闭塞,生活中被欺骗的太多。国人常常会带有一种喜好“阴谋论”的情节,宁愿相信“有故事”,喜欢猜疑“内幕”便是这种情节的典型表现。所以顾大寿的“击落”,一下便点燃了许多国人的兴趣和猜想。

  其实,“被击落说”是256号坠毁之迷中最不客观和最荒唐的结论。

  这里笔者从航空技术、空难调查和防空作战等角度,参考众多对“913”事件的分析文章,对相关疑点做一个解释和再分析。


林彪坠机现场

  谁有能力击落256号?

  所有的256号“被击落说”的予头基本都指向前苏联,事实上苏联人是绝对无辜的。——因为苏联人没有条件,没有手段也没有可能击落256号。

  当时中国空军的使命就是国土防空,也刚刚经历过拦截国民党侦察机和越战入侵美机的激烈实战,也能够第一时间获悉256号的相关情报。从作战指挥体系和经验上说,其实中国空军是当时最有可能实施拦截的,但却在拦截256号上缺乏必要的技术手段。

 256号若是被击落,至少要留下关键性证据——攻击后留下弹片痕迹。

  从弹片痕迹上分析,导弹(无论空对空或是地对空)一般有两种战斗部,连续杆式(还有一种离散杆式)和破片式。

  事实上,“913”近42年过去了,飞机残骸也被多方人士、多次的考察。除了右机翼根部有一个直径40多厘米的圆洞外,却从未有人发现飞机有被导弹破片命中的痕迹。

  所以,256号“击落说”中鲜有提及高强度电讯,本身就犯了一个相当低极的军事常识性错误。这一关键证据的缺失也说明了256号并非是被击落。而那些包括“技侦八团”在内的“失火”监听,也很可能只是业余人士的“个人创作”或是有所篡改,并非完全真实。

林彪坠机现场

  2007年,蒙古历史研究所所长朝伦·达西达瓦写了一本小册子《林彪元帅之死》,没有公开出版,仅印了300册。我通过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有幸得到一本,从中读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九·一三事件”细节。

  苏联人拿走了林彪飞机上的黑匣子达西达瓦教授在书中披露:1971年9月13日1时53分至55分,蒙古边防总队的哨兵发现一架大飞机自中国方向414号界碑入侵,声音非常大,没有灯 光,飞向苏赫巴托省那伦县。2时,肯特省贝尔赫萤石矿的警卫也发现了从东北向西南飞去的这架大飞机。不久听见巨响,看见火光。

 2时27分,在贝尔赫矿西南14.8公里的苏布拉嘎盆地,这架大飞机坠毁。

  这是首次披露林彪飞机坠毁的准确时间,过去都是说2时30分。而达西达瓦的这个坠机时间是准确的,后面还要交代。

  最早到坠机现场的是肯特省公安厅驻贝尔赫矿小组代表珠尔默德,其他还有数人到场。

  坠机现场燃起大火,面积有一平方公里。他们首先是把火扑灭,同时采取保护现场的措施,白布单盖着的九具尸体没有挪动。然后搜集没有烧毁的文件、物品,派人骑摩托车到省会报告。

  中国驻蒙古大使许文益带着孙一先、沈庆沂、王中远到坠机现场时,蒙古人和苏联人已经把重要的物品拿走了。


林彪坠机现场

  蒙古肯特省公安厅厅长奥特根扎尔嘎勒中校在休养所休养,9月12日晚上他去参加舞会,13日凌晨2时多他听到飞机的声音,并不知道是什么飞机。

  这说明林彪专机飞得低,所以声音非常大。

  9月13日一大早,县政府叫他快到省会去,中午,省里派了一架双翼小飞机送他到现场。奥特根扎尔嘎勒中校在空中绕着坠机现场飞了两圈,用电话向蒙古公安部长德吉德少将汇报了看到的坠机现场情况。

 不久,蒙古外交部副部长额尔登比列格、公安部长德吉德、情报局局长德钦将军,国防部第一副总长图门登贝尔勒少将坐伊尔-14飞机也来到现场视察。

  9月14日零时,蒙古公安部部长德吉德接到中央电话,让去现场的人员立即返回乌兰巴托,向以泽登巴尔为首的政治局汇报。可是温都尔汗机场没有夜航设备。正 一筹莫展时,蒙古人民军空军司令朝克将军责成机场,准备一批小铁桶,隔一百米放一个,装上木块,浇上汽油,点上火,以此充当跑道灯。

  原来温都尔汗机场没有夜航设备,潘景寅夜间驾机,就是飞到温都尔汗机场上空,也不可能发现简陋的红土跑道。

  9月14日这一天,朝克将军到坠机现场。一批苏联军事人员从俄罗斯赤塔州后贝加尔军区乘坐米格-8直升机也到了。朝克将军和苏联人在现场会晤。

  苏联人刚开始关注的是这架英式三叉戟飞机的技术资料,并没有关心飞机上的乘员。


林彪坠机现场

  云登副外长回忆,苏联大直升机9月15日上午拉走了一台发动机。

  苏联人拉走发动机的动机非常可疑,过去人们都说是苏联人想研究英国的先进技术,现在看未必,很可能苏联人想掩盖什么。

  达西达瓦说,苏联人把坠毁飞机的黑匣子也取走了。黑匣子里有很多仪表,记录着工作情况和人员谈话,是比较可靠的工具。奥特根扎尔嘎勒中校认为不行,不能让 他们拿走,但是朝克将军还是把黑匣子给了苏联人。苏联人拿走黑匣子之后,从来没有对蒙古讲过黑匣子里有什么内容,这给我们调查飞机坠毁原因带来了困难。

林彪专机的黑匣子在苏联人手里,可至今俄罗斯仍秘而不宣,还大量散布林彪专机飞到苏蒙边境的谎言。至于中国人为什么不要黑匣子?首先国内没有指示,当时大使许文普、孙一先等并不知道飞机失事首先要找黑匣子。更何况因为中蒙谈判中断,现场所有物品都没有移交中国。

  “林彪手令”和航图也不见了朝伦·达西达瓦在《林彪元帅之死》中比较详细地列举了坠毁飞机的有关物品。他在担任蒙古历史研究所所长前,曾任蒙古国家档案馆馆长,他应该是看到坠毁的林彪飞机清单的。

  达西达瓦说蒙古的调查人员在现场看到一些文件,如飞机低空高度仪的俄文说明书等有关材料。可能是飞机的遗物太多了,达西达瓦并没有详细列举所有物品。

林彪坠机现场残骸

  孙一先《在大漠那边——亲历林彪坠机事件和中蒙关系波折》一书中提到,他在现场拣到一张英文注意事项,写明飞机型号Trident-IE(三叉戟IE), 据此孙一先估计这是一架专机。再往前走孙一先看到一条宽条纹的小型毛毯,上面印着PIA(巴基斯坦国际民航缩写)。这些达西达瓦都没有提到。

  沈庆沂在坠机现场发现一个红色塑料皮的小册子,64开。红塑料皮大部分烧焦,看不出书名,里面的文字只烧掉一个角,开头是“首长和同志们”,结尾是“长时 间热烈鼓掌”。看来是一个讲用报告,讲了空军的发展,其中讲到技术革新,举例说有一种微型电台超过国际水平,还有型号和数据。孙一先用照相机把这几页拍了 下来,心中奇怪为什么蒙方没有拿走?

 当时孙一先、沈庆沂他们并不知道这是林立果的讲用报告。据空军副参谋长胡萍回忆:林立果把这个讲用报告放在上衣口袋里,里面夹着一张横写的“林彪手令”。 1971年9月8日,林立果从北戴河到西郊机场,下飞机时他曾出示给空军副参谋长胡萍看,以后林立果又给林办老秘书关光烈看过。

  沈庆沂和孙一先在坠机现场翻过这本小册子,想拿走,但被现场看守的蒙古人制止。他们注意到小册子里面并没有夹着“林彪手令”。

  难道是蒙古或苏联人把讲用报告扔下,把里面的“林彪手令”拿走了?

  沈庆沂注意到两堆尸体中间,有一堆物品,明显是蒙古人堆集起来的。其中有两个飞行员图囊,一个烧了一半,另一个基本完好。孙一先打开图囊,里面只有几只黑铅笔和红蓝铅笔。他问航图哪去了,蒙方陪同人员摇头不语。

坠机现场残骸

  图囊旁边是一堆手枪,大多完好,有几只枪的枪把烧焦,露出空子弹梭子。孙一先数了数,子弹43发,没有空弹壳。还有两个手枪套和几个空弹夹。沈庆沂看到手 枪有六支,一支苏制AK型,五支写有“59SHI”。蒙方问“59SHI”是什么意思,孙一先回答,是手枪型号,1959年中国制造。

  坠毁飞机上有一块手表定格在2时27分达西达瓦在《林彪元帅之死》中记录的坠机现场物品:

  六支枪(蒙古和苏联的联合调查报告中说是八支枪),有的枪上了膛,有的保险关着。还有一支微型冲锋枪,两把匕首。中国纸币65元,一张5元,六张10元。李平出入证,3726部队营门出入证。林立果证件,002003号。一张合影照片。其他物品:钢笔、铅笔、罐头、糖、梳子、餐具。还有烧坏的一只白色女鞋;烧坏的一只灰白手提包,里面有一件绿色军上衣;还有三件旧蓝布裤、胶鞋、白背心、手帕等。物品记录本、燃油记录本、手电、轮胎压力表、逆光镜等。飞行员包一个。3726部队第三中队邰起良的空勤工作记录。布票,飞行员须知,飞行专业课本。便携式录音机一台,三盘录音带,录有毛主席语录歌曲。手表五块,一块上海牌,表针指在2时27分。

这个时间准确说明了林彪飞机坠毁的时间。因为飞行人员的手表必须准时。而叶群、林立果等人要跑,也需要准确对时。还有一块黑盘表没停,17时30分,与乌兰巴托时间相符。此表可能是林立果的,确定了蒙古政府官员到达坠机现场的时间。

  飞机交接记录本,新疆地区飞行图,泰山机场图,油本,低空技术说明书,使用细则,华东地图,飞行时刻表,译文四页,报务制度,航空简语。

  在这些地图中,应该有达西达瓦没有提到的山海关到伊尔库茨克的航图。

  时任蒙古外交部副部长的云登事后回忆,机内发现一张标出航线的航图,从河北省北戴河穿过失事现场,一直画到贝加尔湖附近的伊尔库茨克。

林彪坠机现场残骸

  迫降在怀柔的直升机现场也发现同样的航图。就像“林彪手令”有横竖两个一样,山海关到伊尔库茨克的地图也应该有两个。不知道为什么,达西达瓦没有提到这张 标有伊尔库茨克的航图和林立果的讲用报告,及讲用报告里面的“林彪手令”。很可能这张航图同三叉戟主发动机、黑匣子一起,被到坠机现场的苏联人拿走了。

  在这些物品中,孙一先和沈庆沂见到了林立果出入证,没有贴照片,但写有林立果的名字,男,24岁,干部。沈庆沂让孙一先把这个出入证拍下来。

  孙一先和沈庆沂还见到达西达瓦省略的一些物品:一本《法兰西内战》,一个巴掌大的拍纸本,用铅笔写一些零散的字,内容不连贯,难以猜透是什么意思。还有一个红塑料皮空白日记本,一个汽车驾驶执照的塑料封皮,数张一角钱,以及扑克、小勺、水果刀等。

 至于白色女鞋,达西达瓦说见到一只,而沈庆沂和孙一先则见到了两只,是乳白色半高跟浅口女皮鞋,其中一只鞋腰和后跟烧焦了,另一只完好。鞋不能说明问题,因为在迫降前,机上所有人已经脱掉了鞋。也就是说,飞机坠毁时,鞋和人不在一起。

  关于林彪专机的有关情况值得注意的是朝伦·达西达瓦披露了林彪专机坠毁现场发现的“飞行登记本”的内容。

  从1970年12月5日至1971年9月12日,每月飞行6至50次,共飞270次;1971年9月,飞行80次。

  1971年1月至9月12日,每月夜航2至18次,特别是9月2、6、7、8、9、10日夜航。

  8月飞行50次,9月20次。

林彪坠机现场残骸
  
        在新疆沿苏联边界12个城市飞过。

  从华中8个城市,加油17次,共加油63492升。

  这些数据是真实的吗?

  林彪专机地面机械师沈宝发解释说:加油本应该是256号三叉戟的。加油63492升,并不多,三叉戟一次就可以加20吨以上的油。至于“飞行 登记本”,不是256号三叉戟的,而是某飞行员个人的,与256号三叉戟无关。因为专机机组成员是临时组合,并不是完全固定在某一架专机上。

       也就是说,达西达瓦公布的飞行记录是飞行员个人的飞行记录,不是256号三叉戟的飞行记录。

  256号三叉戟1971年9月6日才交付使用。沈宝发回忆:此前256号三叉戟一直在改装,拖得我们都烦了。

  据沈宝发讲,本来林彪专机是要用254号三叉戟的,这是巴基斯坦总统座机。但因为飞行时机头被小鸟撞过,有一个小坑,显然不适合再作为一号专机,于是决定 改装256号三叉戟,用作林彪专机。四架三叉戟进口时已经在巴基斯坦飞过好几年,一些机件老化,必要的备件买不到,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四架三叉戟的飞行时 间不一,原则上把四架三叉戟上最好的零件换给256三叉戟。西郊机场修理厂和林彪专机的机械师一起,开始大规模改装。除把普通客舱拆掉,隔出单间,设置卧 室、办公室外,还按林彪怕风、怕光和喜欢绿颜色的习惯,精心布置机舱,整整改装了三个月。

  “九·一三事件”后进驻空军34师的总政工作组成员刘岩回忆:1971年8月潘景寅试飞,去过山海关,也飞过较远的航线。但他始终对自己的落地动作不满 意。9月11日,潘景寅再飞东北航线,经沈阳二台子机场,再到长春,接回在长春解放军医院治疗小儿麻痹的大女儿。有人看潘景寅情绪不好,询问他。潘景寅回 答飞机落地还是不理想。

林彪坠机现场残骸

  9月12日傍晚,林立果坐林彪专机从西郊机场到山海关机场,9月13日凌晨林彪第一次坐256号三叉戟,就机毁人亡。

  蒙古政府关于林彪专机的现场调查达西达瓦在《林彪元帅之死》中披露,蒙古政府调查人员从林彪专机坠落地点向南500米的地方看到第一具尸体。九具尸体散布面积为50米×20米,尸体之间相隔3米至15米。烧伤程度1至2度。

        蒙古政府调查人员开始只拍了八具尸体,没发现第九具(飞行员潘景寅),后来才发现,他爬远了。

  而据孙一先拍的潘景寅的尸体照片,潘景寅仰面朝天,两臂伸过头顶,手心朝前,似举手投降状。他的两脚叉开,左腿挺直,右腿弯曲,脚跟蹬地,像是要挣扎着站 起来。孙一先说:看来潘景寅生前似非常痛苦而折腾过。翻过身来,他的后背尚贴着衣服残片及枯草,臀上剩有裤腰碎布及一段腰带。

  难道潘景寅在飞机爆炸时还活着,并在火中爬行了一段,然后挣扎翻身想蹬地站起来?但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与中国驻蒙古大使馆谈判的蒙方人员认为,中国这架256号三叉戟在蒙古坠毁,可能有特殊任务。蒙方要中国驻蒙古大使馆提供飞机乘员名单,中国方面没有正式答复。蒙方认为:如果真是民航飞机,蒙方的要求是可以满足的。

三叉戟飞机

  在这种情况下,蒙古政府认为,要确定这架飞机坠毁和人员死亡的原因,必须要有一个调查报告。

  蒙古政府组成由国防部第一副总长图门登贝尔勒少将为首的政府委员会,成员以去过现场的有关部门负责人为主。应蒙方邀请前来的苏联有关部门高级专家协助该委员会调查。

 1971年10月12日,在蒙古国防部、总参谋部举行的一次会议中,苏军驻蒙古司令官克里夫达中将介绍了苏方对坠毁飞机调查的看法。克里夫达 说:坠毁的中国飞机隶属驻扎在北京郊区的第34师,中方说该机民用。我们很容易证明,这架飞机属于军用,机上人员穿着军衣,这是否认不了的。还有所有人都 带了手枪,还有自动枪、飞行地图、呼号,从这些来看,完全表明这架飞机是军用的。找到的枪大部分是有子弹的,有一支上了膛。是什么原因要子弹上膛?是用于 野外降落,被俘时自己使用?除此没有别的目的。估计飞机的平均时速670公里,说迷航没根据,这架飞机装备现代化,不可能不知道飞到哪里。如果说迷航,飞 机应该发出求救信号,但没有这样做。

  为什么潘景寅没有发出求救信号?因为通信员陈松鹤没有上去,潘景寅不会发求救信号,或者还有其他原因。

  克里夫达强调雷达是看不见的,当地人看见这架飞机飞得非常低,声音很响。

  克里夫达认为,至于燃料用尽完全是谎言。剩多少油?还能继续飞多长?通过仪表就能知道。从着火情况看,证明这架飞机有足够的燃料。

林彪专机在坠毁时决不止2吨半油。

  迫降也不可能。要迫降,大飞机必须照亮降落地点。

  如此说,林彪专机迫降时没有打开飞机翅膀上的灯,那蒙古目击者再老眼昏花,又怎么可能把灯光看成火光。

     蒙古专家认为,当时飞机翅膀灯没有打开,根本没有考虑照明,也没有放下起落架。林彪专机在迫降时确实没有放下起落架。按一般迫降应该是尾部先着地,但林彪 专机不是这样,飞机头部先着地。证据是所有仪表在着地一刹那都已经碎了,降落时发动机没有熄火。飞机落地后又第二次跳起来,再着地,飞机就解体燃烧了。不 过发动机没有完全烧毁。

  空军专家组的研究报告认为,林彪专机是以较大速度尾部接地,形成跳跃,然后两翼先后折断,机身呈圆筒状,带惯性前冲,破碎解体。机上人员被甩出。在此过程中,油箱破裂,造成大面积燃烧。

  克里夫达说:飞机弹起又第二次着地时,机上的人还活着。为什么?因为尸体主要是在机舱左边,说明有准备,企图通过舱门下飞机。

  从九具尸体都没有戴手表和穿鞋看,他们是做了迫降准备的。

      如果我们到现场早一些,也可能有轻伤员被活捉。从九具尸体的最后动作看,至少潘景寅和林立果在被飞机甩出时还活着。因为他们的表情痛苦,似在火中挣扎过。

  苏联克格勃任命侦察员扎格沃茨丁将军和病理学家托米林组成鉴定小组,10月中旬来到蒙古温都尔汗坠机现场。

 奥特根扎尔嘎勒回忆:苏联克格勃派来的人员住在乌兰巴托大天口(蒙古国宾馆)。这个小组到现场工作,是取得蒙古有关部门批准的。派给他们一排士兵、公安部司长姜仓巴拉桑上校、国家保安总局四处化学鉴定专家班兹拉格奇少校,陪他们一块去现场。

  为了蒙古这些工作组,在苏布拉嘎盆地,搭了五个蒙古包。苏联来的人员中,还有苏联国防部法医局局长、克格勃侦察局长、根据头骨恢复原貌专家。

  1994年4月17日《红星报》提到,1971年10月19日,鉴定小组在坠机现场打开坟墓,看到两具尸体镶着金牙,怀疑是林彪和叶群,取走了两人的头 骨,带回莫斯科。11月中旬,扎、托两人又冒风雪赴蒙古,将林彪无头的尸体再挖出来,查看肺部是否有结核病症。托米林用双筒显微镜找到林彪尸骨的右肺有钙 化点。
林彪坠机现场

  林彪飞机因机内发生争斗而坠毁朝伦·达西达瓦说,蒙古政府委员会进行大量工作后,于11月20日写出《查明飞机坠毁原因的报告书》。其结论如下:有民航标记的256号飞机是军用飞机, 用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需要。多数座位被拆除,用于特种的军事需要。中国256号飞机由于飞行员犯下了飞机驾驶错误而坠毁,不是因为某种迫降原因而降落的。

  关于“九·一三事件”,有三个国家的人到过温都尔汗坠机现场,蒙古、苏联和中国。中国驻蒙古大使馆外交官最后到坠机现场,没有拿走任何东西。苏联虽然比蒙 古晚到坠机现场,却拆走了飞机的主发动机和黑匣子。后来为了证实是不是林彪,苏联人又第二次、第三次来到坠机现场,挖开坟墓,取走了林彪和叶群的头骨,并 检查林彪的肺部钙化点。

 关于林彪飞机坠毁原因,1972年,中国空军专家组根据坠机现场的照片,结论是“油料不够”。

  2006年9月13日,日本共同社驻乌兰巴托记者获得了蒙古政府1971年11月20日关于林彪坠机的调查报告——《中国飞机在蒙古境内坠毁原因的确定文 件》。这份调查报告共有16页,包括现场照片。蒙古的调查报告否定了林彪飞机因燃油不足而在迫降坠毁的说法,蒙古相关人士暗示当时机内曾就逃亡问题发生争 斗。日本共同社记者采访了蒙古国家检察厅前副长官,曾作为当地治安最高长官的奥特根扎尔嘎勒。

  调查报告说:1971年10月8日至18日,蒙古专家和苏联专家共同进行了林彪飞机失事调查。排除了林彪飞机被击落的可能性。英国制造的三叉戟在气候良好 时极少犯航线错误,而且也没有接到这架飞机的任何无线电通信。中国解释说这架飞机犯航线错误是说不通的。调查报告还对燃油不足表示了怀疑,说坠机引发的大 火,在极广的范围(975米×321米)内燃烧了很长时间。

林彪坠机现场

  调查报告说林彪飞机的发动机是正常的。而且没有证据证明机上人员作出了降落的决定。蒙古专家和苏联专家得出一致的结论:导致这架飞机坠毁的直接原因是机内 发生了争斗,一方想去苏联,另一方想返回中国。在发现的八支枪中,有一支已经上膛。但机上是否发生与枪击有关的暴力行动,还是一个谜。

  据日本共同社得到的另一份蒙苏联合调查报告中,说在林彪尸体上没有发现弹孔。

  蒙古和苏联的调查报告为什么不提苏联拿走的黑匣子?苏联人对温都尔汗坠机现场最积极,但却始终缄默,更只字不提林彪专机上的黑匣子。只有一位采访过苏联知 情者的澳大利亚记者汉纳姆在报道中披露,黑匣子里没有与地面通话的声音。还说林彪的死因(苏联)只有勃列日涅夫等四个人知道。

  至于林彪专机的残骸,奥特根扎尔嘎勒回忆:在坠机现场,我看见有些很好看的残留小地毯、餐具碎片,当地人作为纪念品拿走了。还有到当地旅游的人找金属碎片 做刀子。当地人说尤其在90年代初蒙古搞出口废铁运动,飞机金属片完全没有了。有中国国旗和飞机标志的飞机尾部,曾存放在贝尔赫萤石矿的一个院子里,90 年代初把它作为废铁出口到中国去了。还有一个发动机,“雄鹰”公司经理、历史学家思赫赛汗在乌兰巴托西南26公里处建立了成吉思汗庭院旅游点,用吊车、货 车把林彪出逃时坠毁的飞机发动机残骸拉到旅游点的空地展览。
陈刚——悟妙
看破  放下  自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20-8-12 00:50 , Processed in 0.058383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