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19|回复: 6

荆条砍伐记

[复制链接]

73

主题

203

帖子

531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14
发表于 2017-5-26 07: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东方润 于 2017-5-26 07:14 编辑

             荆条砍伐记


    在轰轰烈烈的垦荒造田运动进行的有条不紊的时刻,造田工作出现了-点麻烦事,连队抬土用的筐子大部都己磨破了,而且团部后勒仓库里也没有库存。怎么办?这柳条筐可是造田工作平整土地不可缺少的工具。这时,有去托拉海河玩过的战友讲:托拉海河岸边有不少长得像柳条的灌木丛,其枝条应该可以用来编筐,可惜咱们都不会编。此话很快传到了工作组的郝连长耳中,郝连长是跟随师长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调来青海生产建设兵团的干部,兵团中的活计样样拿得起放得下,他听后大喜,建议连队派人去托拉海河砍荆条,他可以教战士们编柳条筐。
    早饭后,排长安排我班全体人员,由付排长带领去托拉海河砍可编筐用的荆条。随后我们每人去仓库领了-把镰刀,带上了-段绳子,肩上交叉斜背着装有午饭吃的馒头、咸鸭蛋的书包和军用水壶,整理停当后,我们便高高兴兴又威风凛凛的出发了。
    深秋的天空天高云淡,深邃的碧空蔚蓝如洗,只在靠近昆仑山一带的空宇开放着朵朵的云花。旭日东升,骄阳露着笑脸放射着刺目耀眼的光芒,大地万物映现出泛着油光的金黄,清澈的天宇告示我们:今天又将是一个明媚的艳阳天。深秋的高原,已经开始出现凋零的景象,地上的各种野草和芦苇、骆驼刺等都已开始由绿变黄甚至枯萎了,只有高原上的象征植物红柳和白刺仍然是郁郁葱葱昂首挺立,它们只有等到严冬来临才会无奈地脱去绿色变黄的衣裳。
    我们一行十二人说笶着走在沙柳包覆盖的荒野中,沿着一条以前房建工程连队走出的小路蜿蜒前行。经过1个多小时的跋涉,便来到了闻名格尔木地区的托拉海河流域,当还没踏上河滩地带时,就看见了雄壮逶迤的托拉海大沙梁横卧在前方挡住了我们远眺的视野。金黄色的大沙梁巍峨屹立在托拉海河西面不很远处,是河道谷地的天然屏障,高约二、三十米,阻挡了风沙的侵袭,故托拉海河流域地面平坦、风和日丽、暖意盎然,适宜于各种植物生长,这儿的野草和芦苇仍然是郁郁葱葱。大沙与托拉海河同出一辙,均起自昆仑山下消失于沙包群与阿尔顿曲克草原接壤处。
    托拉海河是一条南北走向的河流,是从昆仑山-条狭窄的峡谷中流出的,由昆仑山融化的冰川雪山水形成,它象-条青花的蠎蛇翻腾流淌在大漠狼烟中,最后一头扎进北面的阿尔顿曲克草原,消失在茫茫的大草甸中,整个河流谷滩呈现-个大喇叭状。托拉海河虽算不上气势恢宏的大江大河,但在水资源极度贫乏的戈壁高原上己成了受人们极度关注和保护的对象,是托拉海地区哈萨克牧民心中的母亲河
    在即将进入河滩之处登上-座较高的沙包,登高远眺,整个托拉海河流域一览无。首先映于眼帘的是河流的下游区域,只见河道时而分叉多股,时而又聚合地交叉形成网状,河中的流水涓涓不息,滩岸宽广平坦,是-片碧绿肥沃的大草甸,这儿水肥草美独特的环境是放牧牛羊的好地方,风吹草浪逐渐地与阿尔顿曲克草原融接为一体,西面河滩草甸的远处即是如卧龙般苍茫的托拉海大沙梁。眼睛随着河道逆流南望,只见河的中游流域谷地也比较宽阔,河滩湿润,地面是茵茵的青草、芦苇和一些叫不上名来的小花,胡杨、白杨、白刺、红柳等植物在河滩上疏密不等地分布生长着。河道流水时而可见,时而被岸边丛生着的各种灌木、各种荆条所遮掩,这一区域就盛产着我们编筐所需要的就是那种不带刺的荆条。远处的上游区域己被生长茂盛的各种树木、灌木林等所掩盖,只见一片郁郁葱葱,河道水流都不见。
    我们来到生长着不带刺荆条的中、下游交接地带,却见这段林木与草滩水乳交融的区域,有着独特的一番妩媚和靓丽的景象:托拉海河与大沙粱气势磅礴、相辅相成的独特景观和自然生态,令人耳目一新、唏嘘不一、感慨万千。微风带着湿润扑面而来,赶走了-路上那干燥与混浊的空气,带来丝丝的清凉,令人清新气爽、精神抖擞,浑身产生了使不完的劲。林中响起几种鸟儿啾啾的欢快禽鸣;在水湾中和茵茵的草地上,几只白天鹅或噙水梳洗着洁白的羽毛,或挺着肚腹悠闲地来回踱着绅士般的步子晒着太阳;大雁在高空中翱翔,不时传来阵阵的高歌低鸣;野鸭也在低空飞行着,嘎嘎的叫声打破了河谷、草甸独特的宁静。随着微风的吹拂,胡杨和白杨的枝叶发出哗哗的轻响,与潺潺的流水和雁叫禽鸣奏响了秋日的交响乐曲。翠绿的各种灌木枝条、碧绿的芦苇,迎风摇曳、婆娑起舞,银白的花絮随风飘荡,茸茸的草尖上漾过-道道的涟漪,草浪之中分散着几座牧民的白色毡房。目睹着千姿百态的林木和绿油油的草滩,看着奔腾在绿树荫翳和草滩中的河流和潺潺的流水声,聆听着禽鸟的歌唱,闻着花草的清香,呼吸着植物光合作用散发出来的浓郁的氧气,这惬意真得使我们陶醉。
    啊!好-派北国风光、瑰丽的高原景象!
    将全班人员的书包、水壶等集中在-处的草地上,便开始了未曾尝试过的砍伐荆条的劳动。在这诗情画意般的环境中劳动,怎能不令人振奋和干劲十足呢?扬起手中的镰刀,手起刀落,一根或几根荆条便砍断收入脚下,我们不断地挥动着手臂,只见银白色的刀刃在空中、在丛林中上下飞舞,银光闪闪,就象古代在深山野林中挥舞着刀剑练武的勇士一样,在飞舞的银光中,躺在地上的荆条一根根、一条条地在增多。
    午饭后,我们沿着崎岖河流的边沿,向着河的上游方向一路走去,去饱览河流两岸的风光,撩开托拉海河及其流域的神秘面纱,满足年轻人好奇探秘的愿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河水中游动着不少的小草鱼,大的长度约有10公分左右,越往上走鱼的个头越大,尤其在较平静的-些小湾子里,竟有-些长达二十多公分的大草鱼在水中自由自在地玩耍游弋,看着它们那悠然自得的样子,真让我们嘴馋手痒,可惜我们没有任何的捕捞工具,只能做罢继续前行。   
    只见其上游河道狭窄多弯,水流湍急,且跌宕起伏,引得水花四溅,水声轰鸣。此段,河水较深清澈透凉,滩岸较窄谷地潮湿,茂密旺盛地生长着许多野生植物,有胡杨林和各种灌木林遮天盖日密不透风,越往前走林木生长的越茂盛并过于密集,虽河谷滩岸尚可行走,但河岸边却无插脚容身之处了。由于河道陡峭险恶,险象环生,水深滩险实属人迹罕见之地,从安全的角度出发,不能再往前走了,无奈,我们只得调转回头边走边劳作砍伐着荆条,向上午工作的地方回归。托拉海河从上游到中游流域,随着河水的下泻,河床逐渐加宽,水流也稍为变缓。
    我当时是走在前面的,突然身后啊哟一声痛苦的惊叫声震撼了我的注意力,我急忙回头一看:只见一位战友脚踏在河岸的边缘,双手紧紧地拽着灌木林的一些枝条,躬着腰身体成弓形地悬空在河面的上方,看此情形,凭他自己的力量很难能直起身体在岸边站稳,只要抓枝条的手稍-松劲就会掉入河内,危险!这时全班战友-齐扑向了发生险情的战友。我们几次伸手希望能抓住他的手或臂,将其身体拉回河岸,但都没有成功。这时-位战友灵机一动,回身将两个人用的绳子连接在一起,一头结成套马绳索似的死结绳圈,经过几次撒套终于套在了战友的脖子上。大家让战友使劲挺住脖子,岸上三人用力拉的同时让战友配合鼓肚挺起腰,就在战友的身体往前晃动的瞬那间,岸边的几位战友伸出的手都牢牢地抓住了他的上衣军装,大家齐用力,将处于危险境地的战友的身躯拉回了岸边,让他站稳了身体。就在大家雀跃地欢呼胜利时,却见战友脸上仍然呈现着痛苦地弯下了腰,手伸向了左小腿,这时,大家才发现战友军裤的左小腿有一处割破的缝隙,破裂之处的周边己被鲜血染红。大家赶紧让他坐下休息镇定一下紧张的心绪,并将他的左裤腿掀起撸上去察看伤情,只见近2公分的伤口仍在不断地向外流着血。
    原来战友在河岸边砍断荆条时,荆条却还筋断皮连,战友反过镰刀上提割荆皮时由于用力过猛没收住手,镰刀在惯性的作用下割到了左小腿上,一阵疼痛使战友失去了身体的平衡,镰刀掉进了河里,身体也倒向河面,在这千钧-发的时刻,生的欲望使战友在凌空中双手紧紧地抓住了一些灌木枝条,战友终于得救了。面对战友流血的伤腿,大家的脸上都流露出了有些无奈。
    怎么办?在这荒无人迹的地方即无医疗人员又无药品和包扎用品,但伤口不能不包扎呀。怎么办?大家都显得-筹莫展,同班战友的手足情意牵动着我的心,使我毅然决然地脱下了军装和白衬衣,我拿起镰刀让战友们帮着将白衬衣撑好,战友们问:你要干什么?我说:我的家境比较好,从家里也带来了不少的衣裳,这件衬衣是我今早才换的,还算比较干净,拿它包伤口吧。说完我就用镰刀刃将衬衣割成了若干条,大家七手八脚很快将伤口处包扎好,很快渗出的鲜血又染红了伤口周围的布条。
    我们在比较干燥的草地上坐着休息一阵,这时双手的手掌有些火辣辣的感觉,皮肤也红淤淤的,相互蹉磨一下还有一点疼感,我知道这是握镰刀和撸荆条留下的印迹,看来,我们确实需要在劳动实践中好好地锻炼一下自己
    待捆绑好荆条后,发现太阳已开始西沉,该动身回连队了,这时战友包扎伤口处的布条也不再有血迹渗出,战友也告诉我们自己可以走回连队,看来年轻人生机勃勃、喷涌似火的顽强生命力使伤口很快就合了,强盛的血小板也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凝固了伤口处的鲜血。
大家背起捆绑好的荆条,搀扶着受伤的战友,迈着蹒跚而又坚定的步伐,将夕照霞光抛在身后,走入蛮荒的沙枊包群中,踏上了回归连队的路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157

帖子

105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6
发表于 2017-5-28 20: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东方润战友在拖拉海割荆条的故事,也让我回想起在拖拉海割条子的情景。应该说我们割的是同一样植物,我觉得是叫柳条更合适一些,因为高原上有没有荆条我不敢肯定,说是柳条是觉得它还是属于没有沙包的红柳一种吧。与战友所描述拖拉河的两岸,有一片茂密的条子是我在那里打木柴所知道的,因为每年的春天连队播种的这时候拖拉机后面需要挂上条子编的抹子,播种的同时抹子也把播种留下的沟抹平,这时连长就派我前去。
  每年春天我都会带着马车去拖拉海,那个时节整个拖拉海死一样的寂静,拉车的马在不断的打着响鼻,由于只有我和车老板还有一个战友,在河道里真有点毛骨悚然,生怕树丛里钻出一头哈熊来,这不是玩笑话,有一年在十四连南面的沙柳包上看工地,我还真看见一头哈熊出没在拖拉河的芦苇丛中,后来拖拉海十二连、十三连、十四连的马海战友来了以后我就再也没去那个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203

帖子

531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14
 楼主| 发表于 2017-5-29 11:5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漫画人生 发表于 2017-5-28 20:12
看了东方润战友在拖拉海割荆条的故事,也让我回想起在拖拉海割条子的情景。应该说我们割的是同一样植物, ...

多谢老战友的关切与支持,当时在拖拉海河割的条子,当时和现在,都确实不知道它的真实植物名和叫法。同意您的意见,它属于柳条的一种,就叫它柳条吧。问候战友安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7

帖子

80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01
发表于 2017-6-1 03: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这样的

本帖最后由 tuotuohe 于 2017-6-1 03:14 编辑

5774032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157

帖子

105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6
发表于 2017-6-4 20: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照片中还是打木柴那样的红柳,只是沙包上面部分比较粗壮,与拖拉河畔的柳条还是有点区别的,那些柳条长得比较笔直,粗细比较均匀,可能河畔地域(有水滋润)的特点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3

主题

203

帖子

531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14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15: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这是红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4

帖子

14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7
发表于 2017-8-13 13: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当初有人叫它绵柳,还记得下面叶子是柳叶形状,上面是杨叶形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10-20 13:43 , Processed in 0.07491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