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1|回复: 0

我的父亲

[复制链接]

73

主题

203

帖子

531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14
发表于 2019-6-16 12: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父亲


父母就象是一座山,顶天立地、端庄敦厚、伟岸屹立,它用坚实的臂膀护卫着这个家,护卫着这个家的每一个分子。父母就象是一条河,永不干涸、川流不息地流淌着生命的浪花,润物无声,黙黙地铺路搭桥,催生着家庭千秋万代。

我的家是一个平凡的百姓家庭,像千百万的的家庭一样在碌碌中生活,在平庸中度日。但每一个家庭、每-个人,在其平淡的人生轨迹中总会有它独特的闪光点,在千姿百态的浩瀚人生浪花中总会有它涌起的浪迹和它自己的图案。

    父亲,生于光绪29年,农历癸卯年五月初六,公历1903621日。

父亲脾气刚烈,秉性耿直、爱憎分明,一旦决定了的事干起来会全力以赴,力争做好,乃性情中人。年少时曾苦读私塾,学有所成,在老家村庄的孩子们中颇有些名气。辛亥革命后,接触了一些新思潮,后在众位亲友资助下,少年的父亲独身飘泊济南读学堂,受到了当时的新思潮教育和影响。年轻时曾追逐‘教育救国’的社会潮流,热衷宣扬‘平民教育’,深信提高国民的文化底蕴就能强国富民。于是年轻气盛的父亲义无反顾、不遗于力地在家乡拉神腾庙建校办学,在原关公庙的旧址上创建了家乡村庄的小学。后又揩同仁之士在县城创办平民中学,让一些贫穷子弟也能上的起中学,与由县教育署长任校长、只有富裕子弟才能上得起的县立中学呈对立之势。其过激的举动,得罪了家乡的一些富豪劣绅和恶势力,他们勾结土匪游击队,并扬言‘拿命相抵’。无奈,父亲揩母亲出走他乡,到处奔波继续教书治学。

父母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期来到青岛,父亲先后在当年的公立黄岛小学担任教师及副校长2年有余,因家在青岛,父亲一人住校,周末回家过胶州湾,乘座的木质小船挺危险,故辞去教职回青。后来经朋友介绍在青岛的‘纺织同业公会’仼职,但父亲仍念念不忘地是教育事业。不久,父母倾其所有在小村庄河南区域,向本地的赵姓人氏买了约有二亩多地,盖了些房,算是在青岛正式安了家。母亲则在家中理家,并在院中耕种一些谷物和蔬菜、生豆芽等活计,豆芽和蔬菜拿到市场上出售,以补贴家用。

日本入侵中国的现实刺激了父亲,对‘教育救国’产生了疑虑,深感国力不足不强,国家遭此恥辱。当日本即将侵占青岛时,血气方刚的父亲独身回到老家,利用自己以前办学时的微弱影响力,在县城到处慷慨激昂的在民众中讲演,诉说倭寇的恶行,号召民众不做亡国奴,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共同抗击日寇入侵。并去寿光参加了当时由省政府支持的抗日义勇军,担任部队不入花名册的教育长职务,冷酷的现实让人无奈,不久便对这支无真正抗日行动的武装失去了信心,便失望地离开了后来被当时政府收编了的这支军队。郁闷和遗憾的父亲回到青岛后便闲赋在家,后在学生的劝说帮肋下摈弃杂念、暗下决心弃学办厂,在自家院中盖了十间瓦房做厂房,创办了“双盛织布厂”。家中的大院也一院变两院,企、居两用,从此走上了所谓‘实业救国’和养家糊口的艰辛之路。在抗战时期,父亲曾因不愿为日本人修路和出工不出力,并和日本人争辨而被日本人抓入宪兵队,后经母亲多方奔走求人说情,拿钱消灾,才被放出免于一劫难。

抗战结束后,父亲在中山路经营‘新时代商场’(现今中山路113号),楼下是货物批发交易平台,楼上是供人们吃喝玩乐的饭馆厅堂。残酷的人生,艰难的日子,岁月的沧桑,追求的沉浮,磨去了父亲性格的许多棱角,人也变得成熟了起来。1948年秋季,父亲在南仲家洼接手一家小染织厂,又重拾纺织业谋生,取名曰:裕孚染织厂。

解放后,父母拥护党的领导,热枕地参加‘三 反’‘五 反’运 动;响应 党 的号召搞好生产、搞活经济、稳定市场、支援国家建设;并使工厂积极投身于抗美援朝的布匹、物资生产和志愿军慰问品的生产;并坚决支持、响应国家对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政策;我的家也极早地搬离了厂区,回到小村庄老屋居住。

父亲在公私合营后和厂子的不断合并变迁中,先后在厂内担任副厂长、生产调度、扫盲学校校长兼教员、负责成品库的仓库主管,经济困难时期还曾主动要求去厂在农村的生产点做负责人,为职工生活福利尽微薄之力。父亲在工作中认真负责、勤恳努力、任劳任怨、从不与人争长短地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经常被评为先进生产者。在‘向 党 交心’‘反 右 倾’等政治运动中均顺利地获得了领导和工人群众的认可和好评。

父亲擅长书法,尤其是大字写得好,蘸墨饱滿下笔流畅,字形神韵苍劲遒健、飘逸洒脱,力度游刃有余、有骨有肉、神形活现。那年代群众性的游行集会较多,各单位群众大会也较多,每次游行集会等,都要书写大批的横幅标题和纸旗式的宣传标语,他们厂里的一切宣传标语及大幅的会议标题等皆出自他手。尤其每年腊月二十三至春节期间,他总是很晚才能回家,都是在为职工们忙碌着写春联。居家的左邻右舍也都送来红纸让父亲代劳写春联,那时我与哥哥几乎天天侍候着父亲写春联忙乎到半夜。

饱经风霜领略人生坎坷的父亲,于196360岁时退休,在家养花种树,读书吟诗,体验着退休生活的乐趣和安逸。父亲退休后将自家院落修整成了居家一带繁花似锦的百花园,成为邻居们休闲赏花、谈天说地的好去处。记得那些年的冬天,雪花漫天飞舞,大地一片银装素裹。枝托白雪的翠松高高亭立,洁白世界中的葱绿是那么的显眼和让人感到亲切。那棵红梅花妖娆明媚、出剑争俏,携洁白的世界而含苞怒放,花红得象血一样、象火一般,融化着冰天雪地,令人清新气爽、心旷神怡。那时父亲就会在白色的世界里,边看着嫣红的梅花,嘴里嘟囔着什么,在现在想来就是在吟诗了,然后回屋用小楷毛笔抄录在纸片上。诗词和书法一直是父亲终生的所爱,可惜这些写有诗句的纸张,没有一张得以留存下来。

父亲曾收藏着“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滸全传”、“聊斋誌異”、“论语”、“三言五拍”系列、“唐诗宋词”方面等不少的线装古版印刷的书籍,其中最珍贵的是“介子园画谱”。“毛泽东选集”一、二、三卷本,“斯大林选集”有四、五卷,以及“白居易诗集”、“李太白诗集”、“杜甫诗集”、“西遊记” 、“儒林外史”等现代印刷版的书籍。并有各种小楷、中楷、大楷的上等狼毫,及大小不一的数支牛角琢刻笔管头的大楷和特大号毛笔,及-些碑贴等。这些书籍和文化用品均在文革中毁于一旦,或被烧毁或佚失,令人痛惜不己。

老父亲于198567日,农历四月十九  乙丑年 壬午月 丁丑日 ,因病撒手人寰,享年82岁,令吾辈痛心,呜呼哀哉!愿老父亲在天堂永无烦恼,在他喜爱的诗词、书字世界里遨游,永远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10-20 13:38 , Processed in 0.06299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