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3|回复: 1

闲话“红杏出墙”

[复制链接]

112

主题

232

帖子

90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00
发表于 2019-8-11 19: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公樑辑申 于 2019-8-11 19:35 编辑

     闲话“红杏出墙”
                          刘公樑
     “红杏出墙”这个词组,现在往往用在“负面”上。说谁“红杏出墙”,那就是暗示这人有外遇了,而且证据确凿。这种语言环境,让这个词组很有些晦涩的意味。
    这个词组首次出现时可没有丝毫晦涩。
    它出自南宋诗人叶绍翁的《游园不值》:
     “应怜屐齿印苍苔,
      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
      一枝红杏出墙来。”
     这景色写得多美!
    不仅景美,其中还蕴含了画面动感,诗人心情和未能谋面主人的一些作派。
    这些蕴意,读者朋友自有高见。
    不过,我开始背诵此诗时有所疏忽,一段时间将“春色满园关不住”,记成“满园春色关不住”,味道全失。
    “春色满园”和“满园春色”画面感完全不一样。
     一首得以流传千百年的好诗,自有它得以流传下来的“硬件”。
     汉语的魅力之一在于经常可以引申来用。
     这“红杏出墙”,流传下来,慢慢有了引申意义。文前所列现象即其一。
     有的现象,似乎也应属于红杏出墙,且内蕴较少晦涩。
     众所周知,艺术家们要想抬高自己的国内、国际地位,
在国际舞台上的获奖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钢琴、小提琴、小号、吉他……的各种国际比赛,参赛选手在那些比赛中比出好成绩,前途不可限量:殷承宗、李云迪、吕思清、朗朗……亦当属“红杏出墙”。但他们人后的艰辛付出,很少为他人所认知。红杏出墙,也是百裏、千裏、万裏挑一。
      文学方面有诺贝尔奖,影视方面有戛纳电影节、柏林电影节、东京电影节……也是难以尽数。
    这些艺术环境的构成,为世界各国艺术人才提供了“红杏出墙”的美好机会。
     从事文学和影视工作的人,一旦“红杏出墙”,获得这样的奖项,马上红得发紫,世人仰慕。
     历史跨入当今时代,“红杏出墙”成为很多艺术作品获得名望的“捷径”。
      比如电影“红高粱”,因为在1988年获得了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成为首部获得此奖的中国电影,从而一举捧红了巩俐,张艺谋还有小说家莫言后来的获诺奖。
    “红杏出墙”的威力有多大?一般来说,最后都会为获奖者个人积累出天文数字的财产(按:当然也有后来穷愁潦倒、落魄到一塌糊涂者。这情况不多见)。
     不难设想,如果当年“红高粱”没能得此一奖,这三位大家都难以那样快地“成才”。
     可见,“红杏出墙”的价值之大,大到难以估量。
     所以,后来,尽力把自己的艺术品做到“红杏出墙”,是很多艺术家奋斗目标,以便尽早名利双收。
     对此,咱们无可厚非。一来咱们是外行,评论不准艺术家们的品位;二来,大家都要生活嘛。谁走哪条路挣钱,是人家自己的事儿。只要不违法,一夜间挣个几亿、几十亿不干咱们的事儿。
     但是,国外获了奖,赢得名声,作品回到国内,也应当得到国内人民的起码欢迎才是。要不,好作品都被外国人看了去、听了去,国内人民却一无所知,或无法认知(因为光顾适合外国人口味),虽有出墙红杏,园内缺少春色,岂不很有点滑天下之大稽的意思?
     笔者陋知,当代一些音乐家陆续写了一些音乐作品,在国外很获好评,但在国内演出,一般人听不明白;或很少回到国内演出。
     当然,这与交响乐的普及程度不够有关系。但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走的却是:先在国内——上海之春音乐会——奏响、出名——春色满园;然后传遍世界——“蜚声海内外”——红杏出墙。
     先做到“春色满园”,然后“一枝红杏出墙来”。属于人间正道。
    一部好的音乐作品、我们中国的音乐家创作的音乐作品,在国外获得声誉很必要,更重要的是应该在国内赢得知音、得到广大群众欢迎才是。
      怎样作到这一点呢?我想,有两条道路可以达到。
     一是用西洋管弦乐来创作具有明显中国特色的音乐作品、交响乐。
     用西洋管弦乐来创作具有明显中国特色的音乐作品、交响乐成功的例子如《梁祝》、钢琴协奏曲《黄河》等。
     再就是创作用民族乐器完成的交响乐作品。
     目的都是为了给咱们中国人写出点好的音乐作品。也只有这样,“老外”们才会从内心发出赞叹。
     有史以来,用中国民族乐器写成比较有影响的交响乐作品不多。
     中国民族乐器有自己的特点,不可与欧洲古典交响乐在交响乐的演奏上多做比较。强与欧洲古典音乐论短长,就背离了世界各地区音乐的独特性。
     基于越剧音调创作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无疑具有强烈的民族性。但演奏乐器完全是欧洲古典交响乐乐器。
     此曲完全由民乐演奏行不行?
     目前来看有很大困难。因为乐曲的整体就是用西洋管弦乐来配置,全部用民族乐器很难表现出《梁祝》的主题情调。
    但是我国民族乐器走华夏艺术道路,创出自已音乐艺术新天地,完全做到民族乐器交响化行不行?
     答案应该是没有问题。音乐,本身就是不断前进,不断发展的。
    只要道路正确,坚持走下去,目标总有到达的一天。
    要实现这样的目标,我想,应该逐步做到以下几点:
     首先,应该创作适宜中国民族乐器演奏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交响乐曲。这无疑是一条漫长、充满挑战,然而极具生命力和现实意义的音乐道路。
     如此交响乐曲的创作,在手法上应当借鉴欧洲古典交响乐的写作:即既简单而又多变。在一、两个主题呈现出来后,对之反复加以变化、发展、再现,从而表现出音乐家的感情和对现实世界的看法、反映等等。
      我国民族音乐的独特主题太丰富了:二泉、良宵、赛马、赶集、采茶、金花、刘三姐、冰山来客……
     其中任何一个主题拿过来重复、变奏、再现……,三四个乐章完成,不就是一部足够庞大的民族交响乐?
   (续下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2

主题

232

帖子

90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00
 楼主| 发表于 2019-8-11 19:3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公樑辑申 于 2019-8-11 19:39 编辑


  (接上页)
   我国现在不少“(民族)交响乐”的创作 ,不仅还都是西式交响乐曲担纲演奏,往往在一乐章乃至整部作品中,会断续出现一些民族音乐旋律主题。看上去借鉴了民族风格,实际上杂乱无章。乐曲的表现力得不到深化,让人有“不知所云”的感觉。
    其次,应该充分发扬中国民族音乐以线条(旋律)为主的音乐特色。比如“春江花月夜”、“十面埋伏”、“二泉映月”等,无不以优美动人的旋律表现了极为丰富的音乐境界而享誉世界。
     能不能创作一部《春江花月交响曲》?能不能创作一部《二泉的吟唱》交响曲?能不能创作一部《霸王殇》交响曲?
如此交响乐创作、演出成功,一定能充分呈现我国人民、世界人民共同的人文主义精神。
     我觉得,如何在这样的基本前提下走出中国音乐有别于欧洲音乐、而又共同发展、前进的道路,是中国音乐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所以,艺术家们不能总是不顾墙里春色如何,一心向往“红杏出墙”。要知道,墙里边红杏不旺盛,慢慢的,出墙红杏也就不见了。
    没有墙里春色满园,不会有持久的“红杏出墙”。
    信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12-16 05:07 , Processed in 0.04745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