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3|回复: 3

兴奋

[复制链接]

29

主题

35

帖子

18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7
发表于 2020-5-28 16: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我回城的《兴奋》
自己鬓角的银发,时间定格就有种似漫阅无尽无止的岁月沧桑。回首往事,有时潸然泪下,有时也会让我兴奋。那些斑驳陆离回忆全部拥挤在头脑里,竟那样清晰所有的一切依然透着人世间的薄凉。
在我很多回忆中,大多离不开自己对青春的怀旧。怀旧,不是因为那个时代多么好,而是那个时代,我正年轻。
有一种回不去的青春,叫做年代,那就是知青年代。在那个年代里,能够回城。便是每个知青成长道路上的阳光雨露;回城还可能会改变人生的根本方向,‘回城’两个字,却承载了太多的情非得已。它是散落在‘广阔天地’里千万青年人的置高梦想。那种梦寐以求的返城之梦,泛滥在心灵流觞的岁月信笺上,就一袭烟雨,湿淋淋,宛如已经飘渺久远的往事了。
回忆远离平淡,但我想使本来平淡的日子背叛现实做一次超越的飞翔。如是,那些泪水蜿蜒的日子侵袭而来我,不是每一次回忆能记住。有的回忆,是拿来成长的有的回忆,是拿来一起生活的有的回忆,是拿来一辈子怀念的。眼前不自觉一闪而引起的‘回城兴奋’的印记,瞬间融入在思绪的韵味里,依然保留着一份心底的记忆与柔情,在我人生设计中各种生活元素穿梭交织、岁月的气息扑面而来。
人生本来就是孤独的叠加,知青的人生更是如此。某些往事冒出来,毫无征兆地,随之而来的便我2年零11个月的知青生活碎片。
山区的春天,严寒尚未退尽春雨依却绵绵密密的斜织着,远处羊肠小道的山民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1972328日下午,从省级公路岔开往上的小路就是东山峰农场了。在朦胧的雾雨中,背起简单的行囊,在队干部的带领下开始寻摸着我青春的故事了。
日落时分,山坳里已经有人开始掌灯了,知青急切到家的心情都被雾珠打湿了头发和眉毛,爬山的气踹声在同学群体中仿佛变成了一道好奇探寻的旋律。那顿丰盛的晚餐、那座红砖瓦房的知青宿舍,有人迎接的心境回旋在每个知青的情绪中。
然而,一到目的地,知青被眼前发生的一切看得目瞪口呆;整个知青点坐落在海拔1200多米的山坳里,被人工铲平的一块空地上竖立着一栋茅草房,那就是知青、农场职工和他们家属的宿舍,山崖边还搭着几间偏房,旁边是一间厨房,但材料全部是用茅草和树棍、葛藤搭成的。宿舍对面是一块小面积湿地,蛙鸣、虫叫的响彻声好像是在与知青心情坍塌的欢愉。
真正走近宿舍,我才看清楚这‘茅草房’的宿舍。工棚式的茅草房四面透风;树棍搭成的‘统铺’床,湿漉漉地面,被雾侵透在茅草墙上的水珠;无不给人一种原始生态的震撼。
时间,铺在我那张黝黑的脸上,写满了艰辛,终日兜转在云雾缭绕的茅草坡上;扛着锄头,握着茅镰刀,怔怔的看着,落下的微颤的星光但是又有些初恋依然有着幸福的微笑。我一次次的弯下腰,用那强而有力的手臂搬起岩石,辛劳的汗水从我额上滴下。收工回来,事情变得更糟糕往食堂走,更令人唏嘘不已,不足量的钵子饭,一日三餐缺油的萝卜、土豆、海带汤,一个季度能盼望的肉肉沫味,超体力强度的劳动生产,把十六岁的青春压得直踹气,精神文化的贫瘠,政治上的歧视,一次一次伤心地在山沟里轮回。这种倍受心灵的煎熬,始终啮噬着知青的记忆无法释怀的梦魇
原来内心被时代召唤的那种光芒,一度创造出青春理想的热情,却在此后作茧自缚,将自己捆绑在政治秩序的小圈圈里, 一个箭步就被坠入了黑暗
苦难与命运的组合。知青随着时光流逝,已不再知青,而是知不青了。在西北边陲的山峰上,眺望故乡的方向,多少次,背靠着茅草垛上,默默无声的祈求着上天,什么时候命运之神能眷顾我们回城。多少次,我留住夜色的心情 用双手在墙壁上造影,待夜空中轻轻滑过 我的手指难扺触回城的思绪,眼望着重山峻岭背后的长沙,作小鸟滑翔式的姿态
那一年的12月,极像北方的冬天,寒冷,冷得让人打颤。除浮于知青点上关于回城的舆论外,还有诸多扰攘的事件。把12月放大一看,便是推荐读书、招工抵职、参军等知青政治上的松动,这都是1974年底的缩影。这一年发生的事件多如牛毛。每一出事件,都涌现不少的问题,知青思潮奔涌、浮想翩翩,心情各一。没有机会的,犹如一束光照进了黑暗的深洞里,让人跌入谷底;有机会的,仿佛是在梦中,甚至怀疑是真的,既而又欣喜若狂。
19741223日,一张从长沙飞来的招工表飘到了浓冬的山峰上,我被父亲单位招进了长沙纺织厂。得到回城正式通知的那个时刻,我茫然无措,仿佛是在梦中。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信步而行,尔后,又惊喜不已。想起既将结束的2年零11个月的知青生活中了,想起我将彻底的与山峰告别,与苦难决绝了。
离别,能使浅薄的感情削弱,却使深挚的感情更加深厚我不贪恋曾经扎根农场一辈子的誓言,不贪恋山峰上的情感浪漫,但我依然能记住苦难中渗透出的那份美好。我守候那份记忆,只是因为回城留给我唯一可以追寻的那份兴奋感。
此刻,我的心,无法安宁,它在那里跳跃着,颤抖着,为这无法预知,却又真正来临的一切所兴奋不以,难以自持。
单位上来的招工人员在队上把我的‘招工表’签完字、盖章,拿着队上对我的政治鉴定,然后又到分场签字盖章,最后到总场签字盖章,程序走得还蛮顺利。这一切,应该说与我平日在农场刻苦的劳锻炼,辛勤的付出是离不开的。
当真正要走的那天,我的心情突然变得脆弱,突然地就抑制了兴奋,突然地被回忆里的某个细节揪住,突然地陷入深深的沉默不想说话。这一切都源于茅草房里、岩石房伸出的无数双羡慕的眼神,源于老职工唐富康为我招待长沙招工人员而从坛子里拿出来的那坨肉。谁都明白,羡慕的眼光是对苦难的告别,是青春脱落毫无目的坦途走向幸福的彼岸。坛子里拿出的肉,是农场职工平常舍不得恰的奢侈品,他的妻儿老小都眼巴巴望着那坛子里的肉啊!同时它还见证了被真情包裹的人,往往内心也会充满了深情。心里有爱的人,眼里也会闪烁着爱的光芒,这份情意我至今难忘。
真正要开东山峰农场的时候,不知为何眼泪在眼眶打转当眼泪流下来后,才知道,分开也是另一种明白。我以为知青走不出大山,是以为知青没有走出大山的勇气,多年以后我才发现,不是知青走不过去,而是大山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
在东山峰农场里,无论是知青,还是农场职工,或是本地人,都被我两年零十一个月的艰难岁月烙上了永久的标签。特别是想起,当初许多知青下来时只要响应了“伟大号召”就行,回去时却要找关系托人,弄虚作假搞“病退”、转点,甚至有些女知青回城被迫‘献身’等现象。那种年代,为什么会把知青的心灵扭曲?时代与人性的条分络析,简直是一针见血,见血封喉,使得回首往事时如被扼住了咽喉,无力为自己人性中最本能的暗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9

主题

1095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486
QQ
发表于 2020-5-28 17: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bmark49 于 2020-5-28 17:57 编辑

    长沙知青朋友,拜读您的帖子,我觉得您在短短两年多的农场生活中,经过了磨炼,有了较多的体验,回城后也不耽误什么事情,真是收获满满。相比之下,我们的青海兵团战士,在青海的兵团生活都是在十八年以上,把最宝贵的青春时光都献给了那片土地,在这漫长的十八年之后,我们都从无知的少年变成了中年人,回城后在从头开始,很艰难,是不是损失更大了一些,相比之下,您应当满足,的确你是很幸福的人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29

主题

35

帖子

18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7
 楼主| 发表于 2020-6-2 08: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啊,你吃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20-7-13 23:30 , Processed in 0.054152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