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魏兆基

转帖《我们要回家》

[复制链接]

677

主题

2119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6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军出发了,匆匆组建的知青营作为先头部队,沿着密林丛布的山沟,向南推进,一路上行进极为顺利。据情报说,政府军的精锐部队被我方战术所迷惑,正朝南坎方向开进。中缅边境几大民族武装,已经被招安了。而盘踞在缅境内的蒋残匪,则躲入深山。坐观虎斗。缅共东北军一路顺风,于一个风高月黑之夜兵临腊茂城下,并很快占领了火车站,但闻讯追来的政府军大部队黑压压地紧随后面追来了,光汽车就有几百辆,知青营接到立即转移的命令。刚开始撤退,缅共的军队还有秩序,很快在政府军的枪火下乱了套。政府军的直升机群追了上来,缅共的人民军很快溃不成军,只有往北撤,零零碎碎的队伍在丛林中躲躲藏藏一个多月才回到北方的根据地。事后,缅共总结这次出击吃败仗的根本原因是过于轻敌。本来缅共的损失还可能更大,可能是缅甸政府怕惹恼了中国政府,网开一面,放走了大部分缅共,大多数知青得以生还,但也还有一批知青留在大山那一边,尸骨至今不知散落何处。由于吃了败仗,缅共东北军士气极为低落,加之原来就是一些乌合之众,纪律涣散,军官贪赃枉法,结帮拉派,打骂士卒,知青们看不惯,本来就是一时冲动来参加缅共人民军的。于是一气之下,走了不少人,有的流向南边,有的则有偷偷越境,回原来的地方继续当知青,只留下少数意志坚强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7

主题

2119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6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缅共的结局,我是20年后听一个四川知青说的。1990年我到怒江出差,与他同往县政府招待所里,我两人一见如故,一瓶老酒,一个猪耳,半斤花生,整整吹了一天一夜。这位仁兄曾经任过缅甸一个很有名的民族首领的贴身文官,该民族与缅甸政府和解后,成立了民族自治邦,他被派往紧邻中国怒江地区的一个区任区长。他经常到中国来,四川老家也时常回去,这次过来,是准备与云南某水利设计院洽谈建设水电站事宜。他告诉我:“9?13”事件后,林彪的政治边防不再提了,中国军人也从缅甸撤了回来,缅共也失去了中国的军援,东北根据地很快沦陷。缅共中仅存的一批知青,凭着自己的知识和能力,大多当上缅共高级军官,各自率一拨子人马,在异国大山之中建立了自己的领地。由于没了军饷,迫于生计,他们多数走上了种鸦片烟,制海洛因之路,当起了大王。知青本就有点文化,为人也还诚实,与各种地方势力大都能相安无事,经商之事也越来越入行,渐渐地便一个一个富了起来。也是普天之下相同的规律吧!这一当啊,就有人眼红。最眼红的却是那缅共中央委员会。此时的缅共中央,已经是今非昔比了,中国的援助大大减少,那几个中委从不断减少和发军饷,直到完全断绝给部队任何钱粮,让部队学南泥湾精神,他们几个则全家吃中国的皇粮。原来最听话的几个民族军官,也开始抗旨。当时的缅共中央头目们,认为就是知青在作怪,便设了个‘鸿门宴’,假称开会消弥中央与地方矛盾,要众知青将领去出席会议,暗中却布下听指挥的重兵,欲将知青们一网打尽。到了开会那天,众知青将领们都到齐了,无一缺席。大会开到半程,只见那缅共中央主席一声令下,立即冲进大批精壮的少数民族士兵,把个会场围得水泄不通,众知青不明就里,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说是迟,那是快,只见知青中官至副司令那位老兄,跳到桌面,大喝一声:‘拿下!’,只见那帮民族兵,子弹上膛,手舞长刀,把那伙子中央委员们一个个绑了起来。众知青们虚惊一场,方知那帮坏家伙设下毒计。那些家伙们却不知那知青副司令员早有查觉,暗中已将情况摸清,便悄悄地与民族兵首领串通好,将计就计来了个宫廷政变,一天之中就把那缅甸共产党给灭了。他怕人多嘈杂,硬是连最好的朋友都没通个气儿,这也可能是他能成功之理。只可惜因为那些民族兵太憨直,见到那个中央主席(我这里给他留点面子,不呼其名)浑身哆嗦,以为他是个不管事儿的老头子,没碰他就让他滚蛋了。那家伙急忙逃到中国境内,后来死在昆明他的行宫中,实在是便宜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7

主题

2119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6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一事变后,原缅共军队在知青率领下,与缅甸政府进行了多次谈判,在1989年缅甸共产党解体之前,最终达成和平协议:在各自的民族自治领地里实行了自治,他们成了领地的首领。如云南知青罗常保升任缅共中央警卫旅政委;蒋志明任中部军区司令员;车炬任中部军区旅长。也有带着妻小的,到缅甸的城市去经商,多数已成为华侨中的富人,也有极少数的亡命天涯的沦为毒品贩子。这些林林总总参加缅共游击战知青的不同命运成为知青文学一个丰富的素材,广大读者可以从邓贤的《流浪金三角》,曾艳《独闯金三角》,曹桂林《偷渡客》,林家品《从红卫兵到跨国黑帮》中找到他们的影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7

主题

2119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6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4师18团捆绑吊打知青案兵团的干部对知青的管理教育,常常不是针对年轻人的生理与心理特点,采用耐心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式,特别对于处于青春躁动初期的违反纪律,或者他们看了觉得不顺眼的男知青采取了体罚,捆绑、吊打的形式,这在当时兵团各营、连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并称兵团是准军事化体制,必须采取这种方式,才能镇得住这些调皮捣蛋的知青。现任四川人民出版社编辑,原4手16团成都知青陈舒平讲述该连知青“八寸”的遭遇:“八寸”姓刘,我们是同学,又一同支边。他极矮而墩实,且心眼机灵,人缘好,故同学们都称他“八寸”。他无形中成了知青的小头目,时常骨碌着一双机警活泼的大眼睛,出些偷鸡摸狗的馊主意,又爱打抱不平,于是营里发生的有关知青的事,十处打锣九处能见到他。1972年春天,1连的知青又砍架了,为首的当然又是“八寸”。李副营长一怒之下,命令武装排将“八寸”捆来,扔进木工房料屋关禁闭。这一次“八寸”真的栽了,象只飞蛾栽进新上任的李副营长的火中。于是先饿了两天,第三天晚上,文书室里设个公堂,李副营上座,持枪民兵两壁肃立,大家屏息静气,酝酿着阶级斗争的严肃气氛。“带坏分子进来!”随着一声断喝,把“八寸”带进来,他双手大拇指被一上一下反翦着捆在手背。晓得要挨打,便穿上所有的衣服,惟有脑壳无遮拦,只要拼命缩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7

主题

2119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6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寸!你今天必须老实交代,免得——”李副营长开场。“八寸”自然知道免得什么。“我晓得,我一定全部交代!”声音有气无力,但不乏诚恳。只可惜人家摆了阵势,本来要拿出颜色的,他支吾着……枪托便象雨点般砸下去,八寸倒翦着双手不便躲闪“哎哟、哎哟……”地叫唤。“我投降!我投降!”“八寸”突然大叫。“刚过来的第二个星期天,我给腊哈地抢过一个老太婆的芭蕉……开头我拿钱给她,她咕叨说要1角1斤过称,我就抢了一串。”“才只一串?”李副营长怒极了“妄图避重就轻,压杠子!”一块砖头砸碎了,撒在“八寸”面前。“我一定老实坦白……”“八寸”哀求道。然而不容分说,几只吃饱了饭的手将饿了两天的“八寸”的膝盖扑通按在砖渣上,有人开始站上锄把。两个民兵站上去,接着是四个,相互搀扶着跺跳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7

主题

2119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6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哟……”凄厉的叫声透过油毛毡屋顶直上夜空。“八寸”最后连嘶叫的力气都没有了,瘫倒在压杠子人身上。审讯只好结束,我们将“八寸”扶回囚室,大约已是午夜。几个晚上下来,审讯者累了,于是责令“八寸”白天强迫劳动,晚上写书面交待。按规定,“八寸”一天只准吃4两,早晨没有,都分配在中午和晚上。知青们受虐待的真实情况还是1972年底四川省知青慰问团来云南后发现的,这个人数众多的慰问团的不少成员有子女或亲属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他们直接深入到自己子女所在连队,和子女吃一样的饭,住一样的屋,还和子女一同参加劳动。子女当然要把实际情况向家长汇报了。某团男知青某某因为和连长吵架了,便被扒光了衣服送进马棚。云南亚热带地区蚊虫成群,尤其是马棚牛圈,马有尾巴可以驱赶蚊蝇,而绑起双手的知青很快就日下毒晒,一直到他中暑休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7

主题

2119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6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某团一对男女知青小李和小王,自小青梅竹马,来云南后相亲相爱,这在当时是犯忌的事。他们有一次在橡胶林谈情说爱,热烈亲吻拥抱时,被几支手电筒光柱照住,当即被扒得一丝不挂,押回连队。站在空场前,接受全连的批判。还有个男知青,一个多月没吃肉,实在太馋了。在连队鱼塘里摸了两条鱼拿水煮,撒点盐,狼吞虎咽吃下去。谁想到第二天便被正在申请入党的同伴告发,民兵排将 他捆走,用拖托和木棍打断了他的腿……还有……四川知青慰问团的成员们为自己的子女所遭受的境遇感到气愤,他们把收集到的材料集中起来,没有向兵团领导反映,而是经过四川的记者转交到了新华社驻云南分社负责人的手中。更残酷的捆绑、吊打知青的事件发生在位于红河自治州金平县的4师18团。邓贤写的《中国知青梦》对18团虐待知青的事件有详实的描述。1971年5月的一天夜晚,在4师18团1营18连,刚刚来连队的重庆知青们经过一天的艰苦劳动在沉睡在梦乡里。深夜,一声惊恐的尖叫打破了宁静,有人听见从女知青的茅屋里传来一阵挣扎、厮打和急促的呼救声,全连队被惊醒了,男知青纷纷冲出屋,一条黑影窜出女寝室,被知青们当场捉擒——这个流氓叫陆发云,19连的退伍兵。这夜轮他站岗,但他却趁人们熟睡之际悄悄摸进18连女寝室企图强行施暴,人“赃”俱获,愤怒的男知青们将流氓痛打一顿,扭送到营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7

主题

2119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6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事隔3天,一大群头戴战斗帽,佩戴领章帽徽的军人气势汹汹地闯进18连驻地,见到知青便拳打脚踢,连女知青也不放过。这群“战斗帽”为首者正是流氓陆发云,他纠集该团第5、6、16、19连的退伍兵来报仇。18连顿时大乱,知青们猝不及防,被打得头破血流。但这群目无法纪的歹徒还是大大低估了他们的对手——重庆知青以性格蛮勇和好打架斗狠而全国闻名。正在他们扬言要踏平18连的时候,一个叫黄勇的小个子知青突然手中挥着一根木棒从厨房里冲出来,黄勇在知青中素以讲义气大胆亡命而受人尊重。他舞着棒子逢人便抡,转眼工夫已抡翻四五个人,躲在屋子里的男知青信心陡增纷纷挥舞铁铲、锄头、扁担冲出来。对方没有料到这些16、17岁的重庆崽如此勇猛一个个都不怕死,不由得乱了阵脚,“战斗帽”们丢盔弃甲,还有十几个人成了知青的俘虏。这时领导出面干涉了,第19连指导员吕仕贵带领一个武装班跑步赶到斗殴现场,吕指导员的责任本是制止械斗的,但他看到本连退伍兵被知青们打得头破血流时,不由得大为恼火,拔出手枪对空鸣枪,命令武装班将所有打架的知青统统抓起来。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知青们一下子被镇住了,武装班和退伍兵们冲上来抓人,不怕死的黄勇脸色铁青,一把夺过一个武装班战士手中的冲锋枪,哗啦顶上的子弹,大声喝道:“谁要敢上前一步,老子就开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7

主题

2119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6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另一些知青此时也拖出了连队的老式步枪,双方处于严重的对峙,一触即发。第18团司令部接到紧急报告后,立即派出一名副团长率团警通连赶到18连驻地,包围了并缴了知青们的枪。当场的缴获参与械斗的50名知青,经连夜审讯,本着“打击一小撮,教育一大片”的原则,副团长宣布,拘留黄勇等15名知青。6天以后,兵团4师党委召开紧急会议,将18连的抢枪事件定性为“五?一三反革命暴动案”,首犯黄勇予以正式逮捕,从犯十余人在各团营巡回批斗,然后管制两年,监督劳动。流氓陆发云等只给批评教育,未受任何处分。上述只是从1970年到1973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记录在案的数以百计知青案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
由四川几位记者转交的四川省知青慰问团反映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些营、连对知青体罚捆绑吊打的一迭材料被放在新华通讯社云南分社负责人办公桌上,老杨曾听说过知青们在兵团所受待遇并不全象报纸上讲述的一样,但是他没想到事态会如此严重。他看看桌上的红色电话机,那是可以直接和北京通话的专用电话,他可以马上拨通电话,将情况反映上去。但他沉思一会后,决定还是自己亲自下到兵团去了解一下情况,也可能那些四川记者听到的只是四川知青们的一面之词呢。不久,分社内另一名记者接受了一个任务,到滇南某军事基地列席一次会议,了解部队批林整风和学习中央文件的情况。会议一结束,他匆匆搭乘一辆便车,计划到河口部队去看望在那里当炮兵的儿子。在途中,汽车在金平县,云南生产建设兵团4手18团团部驻地抛锚了,他在等候修车,无意中看到许多犯人被武装民兵押解劳动,这些犯人都很年轻,个个蓬头垢面。忽然间人群骚动起来,一个犯人向干部讨水喝,挨了呵斥,很快就有几个民兵奔过去,枪托齐下,将那个犯人打倒在地,那青年惨叫道:“解放军叔叔,饶命啊,饶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7

主题

2119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368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悄悄告诉记者,这些犯人都是兵团的知青,团里各营都有劳改队。更令人震惊的是,他看到女犯人的队伍,那些17、8岁的女知青,被凶神恶煞般的武装民兵押往采石场干活。他不明白建设兵团怎么象一个劳改农场?他回到昆明向分社领导做了汇报。分社负责人老杨决定亲自去调查。老杨离开昆明,乘坐窄轨火车,向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4师进发。火车在开远停住了,需要在这里换乘轨道更窄的小火车。驻开远的14军军长亲自到火车站来迎接,这不仅仅因为老杨是十级干部,而军长只不过十三级,关键是军长深知新华分社负责人的重要地位,他不但可以直接参加省委常委会议,而且可以把材料直报中央政治局。老杨没有在开远逗留,很快转乘小火车直达4师师部所在地蒙自县城。兵团4师宣传科长听说新华社分社负责人驾到,心中不由一惊,慌忙向一个师政委报告情况。可惜这位土包子政委不象14军军长那样明了新华分社的重要性,居然摆摆手说:“这是你们宣传部门的事,按一般记者接待一下就可以了。”但是科长不敢怠慢新华社分社负责人,他连忙打电话给14军第41师,师长大概已接到军长的吩咐,立刻让出唯一的一幢高干小楼,让老杨住进去,以不受外界的干扰。以后的几天里,老杨和另一位记者顶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干扰,深入18团的知青连队,调查了上百名男女知青和干部群众,并从“五?一三反革命暴动事件”入手,掌握了大量的有关知青案件的第一手材料,弄清了4师18团严重摧残迫害知识青年的情况,他们调查了解到的情况是惊人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19-10-20 14:08 , Processed in 0.08197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