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小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魏兆基

转帖《我们要回家》

[复制链接]

679

主题

2137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47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另一些知青此时也拖出了连队的老式步枪,双方处于严重的对峙,一触即发。第18团司令部接到紧急报告后,立即派出一名副团长率团警通连赶到18连驻地,包围了并缴了知青们的枪。当场的缴获参与械斗的50名知青,经连夜审讯,本着“打击一小撮,教育一大片”的原则,副团长宣布,拘留黄勇等15名知青。6天以后,兵团4师党委召开紧急会议,将18连的抢枪事件定性为“五?一三反革命暴动案”,首犯黄勇予以正式逮捕,从犯十余人在各团营巡回批斗,然后管制两年,监督劳动。流氓陆发云等只给批评教育,未受任何处分。上述只是从1970年到1973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记录在案的数以百计知青案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
由四川几位记者转交的四川省知青慰问团反映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些营、连对知青体罚捆绑吊打的一迭材料被放在新华通讯社云南分社负责人办公桌上,老杨曾听说过知青们在兵团所受待遇并不全象报纸上讲述的一样,但是他没想到事态会如此严重。他看看桌上的红色电话机,那是可以直接和北京通话的专用电话,他可以马上拨通电话,将情况反映上去。但他沉思一会后,决定还是自己亲自下到兵团去了解一下情况,也可能那些四川记者听到的只是四川知青们的一面之词呢。不久,分社内另一名记者接受了一个任务,到滇南某军事基地列席一次会议,了解部队批林整风和学习中央文件的情况。会议一结束,他匆匆搭乘一辆便车,计划到河口部队去看望在那里当炮兵的儿子。在途中,汽车在金平县,云南生产建设兵团4手18团团部驻地抛锚了,他在等候修车,无意中看到许多犯人被武装民兵押解劳动,这些犯人都很年轻,个个蓬头垢面。忽然间人群骚动起来,一个犯人向干部讨水喝,挨了呵斥,很快就有几个民兵奔过去,枪托齐下,将那个犯人打倒在地,那青年惨叫道:“解放军叔叔,饶命啊,饶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137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47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悄悄告诉记者,这些犯人都是兵团的知青,团里各营都有劳改队。更令人震惊的是,他看到女犯人的队伍,那些17、8岁的女知青,被凶神恶煞般的武装民兵押往采石场干活。他不明白建设兵团怎么象一个劳改农场?他回到昆明向分社领导做了汇报。分社负责人老杨决定亲自去调查。老杨离开昆明,乘坐窄轨火车,向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4师进发。火车在开远停住了,需要在这里换乘轨道更窄的小火车。驻开远的14军军长亲自到火车站来迎接,这不仅仅因为老杨是十级干部,而军长只不过十三级,关键是军长深知新华分社负责人的重要地位,他不但可以直接参加省委常委会议,而且可以把材料直报中央政治局。老杨没有在开远逗留,很快转乘小火车直达4师师部所在地蒙自县城。兵团4师宣传科长听说新华社分社负责人驾到,心中不由一惊,慌忙向一个师政委报告情况。可惜这位土包子政委不象14军军长那样明了新华分社的重要性,居然摆摆手说:“这是你们宣传部门的事,按一般记者接待一下就可以了。”但是科长不敢怠慢新华社分社负责人,他连忙打电话给14军第41师,师长大概已接到军长的吩咐,立刻让出唯一的一幢高干小楼,让老杨住进去,以不受外界的干扰。以后的几天里,老杨和另一位记者顶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干扰,深入18团的知青连队,调查了上百名男女知青和干部群众,并从“五?一三反革命暴动事件”入手,掌握了大量的有关知青案件的第一手材料,弄清了4师18团严重摧残迫害知识青年的情况,他们调查了解到的情况是惊人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137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47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种植橡胶为主的4师18团,70%以上的人员来自北京、上海、四川、昆明的知识青年。这个团的部分领导人,对有缺点、错误的知青不是坚持正面教育,而是采取捆绑吊打手段进行镇压。据1972年统计,18团30个单位,有23个单位发生过捆绑吊打知青事件,被捆绑吊打的知青达99人,许多人被多次吊打。捆绑吊打的手段有25种之多。被吊打的知青,绝大多数仅是骂人、打架、小偷小摸、不服管理、劳动偷懒等缺点错误,还有的人仅是看到干部吊打知青,说了一句不满的话而被吊打的。
团里一些领导,有的亲自批准搞轮流批斗,公然声称:“只要不打死就行”“要捆就捆紧一点”;有的赤膊上阵,亲自拳打脚踢。该团9连批判一个知青,没有捆绑呆打,团副参谋长看了很不满意,指责他们说:“你们群众还没发动起来,要重搞!”。该基建连一位知青,由于打群架,接连被捆12天,被吊打17次,用铁丝捆了5个晚上,有时被吊打在空中往墙上撞,有时吊起来再用杠子往下压,受了7、8种刑法,遍体鳞伤,大小便失禁,一度被逼得要自杀。6连一位知青被怀疑偷了军装,连长、指导员集合全连对他进行吊打,逼他叫出军装,他交不出就打得更厉害,这位知青直向连长、指导员喊:“叔叔救救我!”连长、指导员不但不理会,反而唆使人打得更厉害。有些连干部随身带着绳子,对谁梢稍不如意就说:“我代表党支部把你捆起来……”
对这些严重事件,4师党委也曾派人调查过,却不作出严肃处理,以至其它单位此类事件不断发生。桩桩事件触目惊心,声声痛诉催人泪下。
已为人父的这两位新华社记者怒不可遏,决定要为知青伸张正义,使毛泽东发动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健康发展,这在当时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弄不好会给你扣上一顶攻击与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新生事物的大帽子,但作为记者要向公众说直话的职业道德感,使他俩义不容辞要向中央高层反映发生在云南的真实情况。
接着他们把自己关在41师那幢小楼里,一连几天整理材料。返回昆明后派专人送往北京,报告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国务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137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47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时,已经是1973年6月,这一年的春天,毛泽东主席收到一封经外交部副部长王海蓉转来福建省莆田县上林小学教师李庆霖的状告信。这位普通的小学教师在长达2000多字的信中陈述了下乡知识青年的生活上的困难境遇和上山下乡运动中的一些阴暗面,沉痛地诉说了作为一个知青家长的困惑与悲苦。毛泽东为这位小老百姓的信所动,当即给李庆霖复信,并从自己的稿费中寄上300元:“李庆霖同志,寄上300元,聊补无米之炊,全国此类情况甚多,容当统筹解决。”毛主席的回信,促使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全面调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政策,并与当年6月22日至8月7日召开了长达一个半月的全国上山下乡工作会议。就在这期间,新华社云南分社这两位记者写的材料被放在政治局委员会议桌上。
         国内动态       一九七三年七月四日        (第241号)
         关于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摧残迫害知识青年的情况反映……第18团有31个单位,其中23个单位发生过不同程度捆绑吊打知青的事件。手段有25种之多。例如:吊半边猪、猴子捞月、背扁担、跪劈柴加压杠子、跪砖渣、老牛板桩、捆上后用钢筋绞,吊在空中往墙上撞(称撞气钟)、罚烤太阳、冬天浇冷水等。这份《国内动态》给正在参加全国知青上山下乡工作会议的中央领导与会代表以极大震撼。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于7月5日批示:  “事态严重,请速告昆明军区派人查报……”   李先念副总理批示:  “送国锋同志批阅。内中有些不是共产党员,是国民党,至少是国民党行为。不知为什么得不到纠正?省委、军区难道也不知道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137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47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周恩来总理的批示:
       先念、登奎、国锋、洪文、东兴同志:
       此等法西斯行为。非立即处理不可,请登奎电话告周兴同志,负责保护这两位记者。请中组、总政、国务院政工组、农林部、公安部各派一位得力同志飞往昆明,请省革委会、军区政治部派一调查组与中央各部派去的人合在一起,前往现场。经过公开调查,然而允许找群众公开谈话,容许控告。只要18团被控告事实属实,请省委、军区立即派人主持,首先将这个团的部分负责人停职交代,并开群众大会宣布此事,组长应有省委指定一位负责同志担任,中央部门去的同志可选一人当副组长。一切调查报告,均先在省委作决定,后执行。省委、军区还要保护这些受摧残的知识青年,要否请酌。周恩来。
这一连串重要信息反应到云南省革委会主任兼昆明军区第一政委周兴耳旁时,他如闻雷轰,只听秘书递过来的电话耳机中说:“这里是中共办公厅,责令周兴同志立即组成工作组,深入到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4师第18团处理迫害知识青年问题,中央工作组随后就到。”
7月,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位副政委代表兵团党委在全国知青上山下乡工作会议上作深刻检查。
7月中旬,中央调查组到达昆明,与云南省委、昆明军区组成联合调查组。由省革委会副主任李克忠为组长,总政梁部长为副组长。
7月17日,中央与省组成的检查组在18团召开的全体干部和部分知识青年参加的大会上。由李克忠、梁部长在会上宣读中共中央21号文件《关于认真学习毛泽东主席给李庆霖同志复信的通知》。
7月29日,李克忠在18团知识青年和干部会上讲话,指出18团一些干部的法西斯行为,国民党作风。总政梁部长带领中央调查组到了22个单位调查,接触了1100多人,收到一百多份反映举报材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137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47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4: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8月11日,省委、昆明军区党委向中央上报调查18团迫害知青的情况,证实了该团摧残迫害知识青年的情况属实,其严重性远远超过了新华分社反映的情况。省委、昆明军区党委有麻木不仁,熟视无睹的错误,提出改组18团的领导班子,对已查出的几个坏人依法惩办的意见。
周恩来在云南省和昆明军区的检查报告上报批示:这一报告要发到与会同志一阅。请他们回本省严格地检查各地生产建设兵团和公社生产队,以及国营农牧场中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全部情况。按照这次全国会议落实毛主席党中央的政策所规定的各项办法,予以彻底实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137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47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5: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现役干部贾小山、张国亮等奸污女知青案比4师18团发生的干部捆绑吊打知青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发生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各团、营的现役干部奸污、诱奸女知青案。1991年在纪念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支边边疆建设20周年之际,成都和重庆的知青们各自编写出版了一本回忆录《青春无悔》(成都)和《红土烈血》(重庆),其中有不少知青回忆这一段段浸透着女知青们血泪的沉痛的往事:杨雯是4师16团一个连队里最讨人喜欢的重庆姑娘,她1.62米的个头,白净的皮肤,鹅蛋型的脸上缀着几颗淡淡的雀斑。她性格内向,但她乐于助人,因而知青和当地的老工人都很喜欢她。那一年春节,连队知青大多回家探亲了,只剩下杨雯和几个知青留守。夜里,梦中的她好象回到家中,妈妈慈爱地看着她,一双温暖的手在她脸上抚摸着……她觉得似乎有些异样,杨雯睁开眼一看,黑暗中有一个人影立在床前,一只手在抚摸自己的脸,一股浓烈的烟味弥散在屋里。她翻身张口叫喊,一只手堵住她的嘴。黑暗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小杨,别怕,是我……”杨雯又是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几年来对他所形成的敬畏,此时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她既不敢喊叫,也不敢挣扎,浑身软绵绵的,那黑影用口堵住她的嘴,身子钻进她的被窝……第二天醒来,杨雯大声放哭,连续几天不吃不喝,连床也下不了。几十天过去了,杨雯的肚子一天天大了。万般无奈中只好拖着沉重的步子进了“他”的宿舍兼办公室。经过“他”的指点,她辗转几个县的医院都因她无证明拒绝为她作人工流产。她想尽一切办法,找来木棍忍着疼痛在的肚子上滚压,上班有意跌跤式地从高处跳下,但一切努力是白费的,生命是顽强的。绝望之下,她只好做了几根极宽的布带将肚子紧紧的缠住,让他人看不出异样。但该来的终于来了,这天清晨,杨雯感到肚子一阵阵疼痛,她找到一位熟识的瑶族王大娘为她设法引产。大娘先是一楞,但很快平静下来,转身出去端来一盆木柴炭,放在房子当中,顺手将墙上的塑料雨衣取下铺在地上让杨雯躺下,找出剪子,并安慰这个女孩:“别怕,女人生儿是天生的,就象屙泡尿一样,没啥的。”杨雯大汗淋淋,全身疼痛,胎儿就是不露头。
时间又过去了一分钟、一分钟,突然王大娘发现胎头露出一点,惊喜地说:“出来了,出来了,再使力!快,再使劲!”杨雯吸了一口气,拼命一挣,孩子在王大娘的牵引下滑出产道,她一下子感到肚子空了。王大娘一手托胎儿,一手拿过剪刀,随着脐带“嚓”的剪断,孩子“哇”地哭出来,杨雯着急地说:“大妈,勒死他,勒死他!”小孩的四肢在空中乱蹬,哭声一阵比一阵高。王大娘脸色苍白,浑身颤抖,惶恐地说:“我不能这么做!”婴儿的哭声惊动了没出工的人们,几个女知青和大嫂、大妈寻声跑来,被眼前的情景惊得说不出话来。陆二嫂口里念着:“作孽呀,真是做孽!”一把用旧绒布裹住胎儿,马上把卫生所医生请来:“胞衣久久不下来,要死人哟,快!”营卫生所医生闻讯而来,杨雯已象死人一般,生命处于垂危中。医生立即给她打针,同时让卫生员带上胶皮手套慢慢将粘离的胎盘人工剥离下来,化险为夷。女人总归是同情女人的,连队女知青拿出自己珍藏的奶粉、鸡蛋,有的用花布给婴儿缝制小巧的衣裤,有的老职工杀掉生蛋的母鸡给杨雯补身子。婴儿的父亲是谁,经组织上多次谈话,她一直不肯说。过了几天,杨吻异常平静地来找王大妈,请她把孩子送给那对没有生育能力的苗族夫妇。一年以后,杨雯调离了连队,据说以后与重庆一位大她20多岁的肢残工人结了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137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47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5:38:12 | 显示全部楼层

4 师17团的女知青林惠却是另一种命运。林惠是个很文静的重庆姑娘,她的父母都是入党多年的老干部,对女儿的要求十分严格。林惠很爱读书,踏实肯干,积极上进,很快得到营长的信任,担任营部的文书。在知青们的眼中,营长很严肃,成天阴沉着长满络腮胡子的脸,难得一笑,动辄发脾气训人,让人畏惧。林惠经常被营长喊了去办公室,一去就是半天,不是抄就是写。五月的一天下午,林惠从营长办公室回来,春风满面,原来营长正式找她谈话,告诉她“七•一”要发展一批党员,叫林惠争取一下。接连几天晚上,林惠都被营长找去谈话很晚才回来,每次回来她都很兴奋,没有睡意。有天晚上林惠又被营长叫去了,迟迟未归。好奇心驱使与她同寝室的两位女知青蹑手蹑脚摸到营长房间的窗下,她俩踮起脚伸长脖子往里一看,就慌忙往回跑。这一夜林惠没有回来。第二天上班她们才在营长办公室见到林惠,但未见到营长,原来营长一早搭车去昆明出差了。营长走后,林惠变的很沉默,不和其它人讲话,痴痴地望着通往昆明的公路,喃喃自语:“他应该回来了,他今天要回来了”,但到第四天营长仍未回来。忽然林惠将几张“入党志愿书”让同寝室的两位女知青去填写,并不停地笑,晚上团支部开会一个人在屋角落里一直笑个没完。林惠精神失常了!当天晚上就被送往团部卫生院。林惠的父母很快从重庆赶来,林惠见到分别许久的父母就放声痛哭。那哭声将积压心中的委屈与恐惧一下子倾泻出来。营长在林惠住院后的第二天回来了,一回来仍旧习惯站在门口喊小林。听说了林惠的事显得烦躁不安,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很快团部派人来找营长谈话,事情真相很快大白:营长见林惠上进心切,就以关心帮助发展入党为名,许诺她,之后他进一步引诱哄骗加威胁将林惠奸污了。他没想到林惠会精神失常。营长被押走了,后来判了12年徒刑,罪名是破坏上山下乡。林惠的父母很快为女儿办好了病退手续离开了兵团。许多年后,同连的知青们在重庆的一条小街上看见林惠,她已成了神情迟缓呆滞麻木的妇人。巴山写的《被亵渎的青春》所揭露的事实更令人发指。仍旧是16团,有人发现有个昆明女知青进了团部2楼一间房子后就没再出来,其时已深夜12点。那间房住着一位团部作战参谋,于是有好多事者跑到团长处告发,团长无可奈何地上了楼,敲门让作战参谋去拿军事地图,要举行演习。作战参谋把钥匙从窗口丢了出来,拒绝开门。团长大怒!“今晚的演习要你指挥!”作战参谋不得已开门,但立即又锁上门。他走后,幸亏有人有这间房的钥匙,迅速地打开门,结果在迭成长形的军用棉被后面,发现了哆哆唆唆,一直不敢动的女知青,她依然一丝不挂。几天之后,这个女知青被扣上“腐蚀解放军,拉干部下水”的罪名被批斗。某团保卫科长吴某有一天单独审问一个偷窃地方商店的四川女知青,在审问过程中发现她还在县城旅馆里与男朋友奸宿,吴某为了取得通奸的证据,要对女知青进行身体检查。他先解开她上衣和胸罩,仔细研究了乳#后,认为不明显,还要检查#部。女知青只好被迫脱去裤子,她刚躺下,分开双腿,吴某便扑了上去,奸污了她。女知青想反抗,吴某威胁说:“不同意,我就以盗窃罪把你和你男友一块关起来,让你以后没脸见人。”后来查实在4师16团的200多现役军人中,先后被判刑及处分的达30余人。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发生的奸污女知青案件中,罪大恶极的数1师独立营营长贾小山和1师2团6营连长张国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137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47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5:3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贾小山是山东沂蒙人,1947年入伍,打仗很勇敢,多次立功受奖,还在敌人炮火下抢救战友,但也因调戏妇女犯过大错,所以职务一直上不去,一直到1970年组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贾小山才被提升为1师独立1营营长。独立营是副团级单位,下辖十几个连队,有2000多个知青,其中有女知青700多人,分别来自北京、上海、重庆等大城市,其中大多数年龄都在17、8岁左右。独立1营远离师机关,山高皇帝远,百里之内他的话就是最高指示。在他任职期间,先后捆绑吊打知青70多人,其中数人致残。他常对部下说:“老子窝囊了20年,X他妈,今天轮到老子舒坦了!”他曾向全营知青宣布:“晚上8点以后谁也不准出来瞎逛,否则就是不好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而他坐着全营唯一的北京吉普,不分黑夜白天,在全营各个连队乱窜,一双色狼般饥渴的眼,盯上漂亮的女知青就利用职权假装关心她的进步、入党、提干、调工种、批准假期,使出种种手段,糟蹋一个又一个女知青,他曾先后强奸了20多个女知青,被他猥亵的女知青不知其数。
1973年,一个名叫“桃子”的上海女知青被贾小山多次奸污后,不想再活下去了,两次投河自杀未遂,真情披露,全营大哗,知青们纷纷上书兵团各级组织,揭发控告贾小山的兽行,上面还有人袒护他:“我早知道他有这个毛病,作风问题嘛,告诉他,今后生活上检点些。”1师2团6营2连连长张国亮,原来是沈阳军区“雷锋团”的一个排长。他们部队到中老边境执行战备任务,张国亮作为骨干留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由排长升为连长。他很能干,开荒、筑坝、各种大会战,他都以身作则,他曾经跳下急流救过人,也很会做思想工作,能与群众打成一片,为此他还得到过上级嘉奖,荣立过一次三等功。但他在掌握权利后,私欲膨胀,为所欲为。他在1970年3月到1971年2月的近一年中,便强奸了女知青3人,强奸未遂1人,猥亵17人。在他当连长3年中,几乎不动声色地强奸了几十名女知青,其中多人数次堕胎,以至全连女知青深夜听老鼠声,吓得惊叫:“张国亮来了!”全连女知青人心惶惶。
张国亮最后裁在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北京女知青身上,她是黑帮的子女,分配到云南兵团暂栖身,1971年林彪事件后,她的高干父亲复出工作,她很快远走高飞调回北京,她临离开云南前,将一份厚厚的揭发张国亮的材料留在昆明军区。但张国亮的罪行被揭露后却得到上面人的袒护,调查组三番五次找被害人谈话,要求她们“实事求是”,最后只认定强奸1人,调戏9人,只做出撤职,开除党籍的处理。一直到1973年,这起大案几经周折反映到中央,才得以重新处理,当时李先念副总理拍案发怒地说:“张国亮那个连长,和日本鬼子差不多……你还把他当干部,处理不下去?下不了手?这是为什么?他对知青那样残忍,可是处理时,讨论来,讨论去,就是处理不下去,上面对这些,采取包庇原谅,这是什么问题?”
在中央领导的直接干预下,张国亮才被绳之以法。刘晓航新作《我们要回家》连载(45)据1973年底的一份《云南省知青工作会议简报》披露:……据不完全统计,前一段时间,兵团各单位捆绑吊打知青1000多人,被奸污女知青200多人,案件还在清查中。1师1团,捆绑吊打过知青的干部达460多人次,团部关押知青打314人,有的知青关押达1、2年之久,被关押知青中,每天强迫顶着烈日干10多个小时重活……10营10连,百分之八十知青被批斗。6营3连指导员左国生,长期奸污一上海女知青,另一个男知青唐洁新试图揭发,被扣上“反军乱军”帽子,疯狂报复。4师18团,一百四十一个连以上单位,捆绑吊打过知青的单位达一百二十多个,占百分之八十五,受摧残迫害知青达二百四十多人,被奸污女知青达一百多人。另据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党委1973年10月27日上报的《贯彻中央(73)21,30号文件情况》称:“已查调戏猥亵奸污女知青的干部286人,其中团职7人,营职25人,连职202人,排职47人。”
   
据当年在云南兵团一师保卫科担任干事的上海知青孙向荣的《保卫工作笔记》记载1973年12月25日一师党委对奸污女知青需判刑处理案件的决定:
独立2营6连连长:普新经。奸污1人(恋爱中),撤职,留党查看一年
2团9营2连连长:石顺德。奸污未遂2人,撤职,留党查看一年
2团5营砖瓦排长副指导员:文均成。奸污1人,撤职,开除党籍
2团10营副营长:谢文明,调戏女知青多人。撤职,留党查看2年
2团副业连副连长:朱庆高。腐化调戏多人,撤职,开除党籍
5团3营5连副指导员:王玉兰。在恋爱中发生关系,发现后打副连长,留党查看一年
1团5营1连连长:周影良。奸污后,怀孕1人,撤职,开除党籍
1团1营7连指导员:彭新成。奸污1人,撤职,开除党籍………………
4团6营4连指导员:孙召文。奸污1人,调戏6人,判刑3年
4团6营4连连长:黄大勇。奸污多人,判刑8年
6团6营2连指导员:杨荣奎。敲诈勒索、奸污、调戏女知青,捆绑吊打男知青,判刑8年
2团8营11连副连长:夏选来。强奸1人,强奸未遂1人,调戏6人,判刑3年
1团9营1连 指导员:吴秀银。喜新厌旧,奸污后怀孕,判刑3年………………
共计副连长以上干部28人,其中判刑5人。
恶有恶报,1973年11月28日,在景洪召开宣判大会,经中央军委和云南省委批准,依法判处张迪青、贾小山、张国亮死刑,立即执行;判决李福兴、安洪超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安于1977年处决);判处杜应垣、罗定邦无期徒刑。共处决4人(现役3人),判刑26人(现役13人),组织处理77人(现役42人)。
公判大会那天,同时在金平18团,勐腊6团,大勐龙2团设立分会场。成千上万的知青早早赶到公判会场,当押送罪犯的囚车在全副武装的士兵驰入会场时,知青们内心积压多年的仇恨象火山一样爆发出来,雨点般的砖头、石块、瓦片和唾沫,震耳欲聋的口号声排山倒海,愤怒的人群象浪潮一般往囚车涌去,差点冲破由卫兵组成的警戒线。担任刑场总指挥的昆明军区领导紧张地冒头大汗,他担心局面失控,他果断命令挖一个大坑,迅速将罪犯验明正身,执行枪决。正义的枪声终于响了,久久回荡在山谷与胶林的上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9

主题

2137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247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9 15: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1974 年 4 月 15 日勐腊重大车祸 1974 年 4 月 15 日。
旱季,仅有一条街道的勐腊县城烈日当空,万里无云。
  已是下午 3 点,来自县城附近的老 6 团几个营的知青们,饱览了一天的泼水节的傣族风情后,拖着疲惫的脚步,游荡在人流如织的大街上,各自在找车返回连队。
  一辆解放牌敞篷车军用货车,停在红旗餐厅门前,几个人正在往车厢上递放斧头和断锯等砍柴工具。当知青悉知这辆车将开往尚勇,一些人便爬进车厢,司机和餐厅主任拼命阻拦,谁也不理睬他俩。司机气呼虎地吼道: “ 我不开了,真是要我的命! ” 知青们立刻喧闹起来,还有的嬉皮笑脸把司机往驾驶室里推。
  餐厅主任是见惯了这种事的,他把司机拉到一边,嘀咕几句,司机无可奈何地上了车,对车上的人群喉道: “ 站好,不要跳动!注意安全! ” 车开了,车上的知青们在欢叫,同时呼喊正在步行的同伴赶快往车上爬,于是一群又一群知青拼命追爬上车。
“ 不准爬了,车里挤不下了! ” 一个上海知青嘀咕着。
“ 你龟儿,只顾自己,老子锤你狗日的! ” 一群重庆崽儿对他挥拳头。
  一路上,不断有知青爬上车来,车厢再也容不下了,哪怕一个人,车上的男女知青几乎是面贴面,背贴背,连车头上,无蓬的蓬杆顶上,栏板上都吊挂着一些男知青,这些人毫不畏死。
  这辆 60 年代生产的解放牌货车,它那长 3.6 米,宽 2.3 米,面积仅 8 个平方米的货箱上,共载有 91 个平均身高读在 45 厘米以上的男女知青,就这样沉重地驰出县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知青小院 ( 鲁ICP备19028199号 )

GMT+8, 2020-2-25 07:04 , Processed in 0.04731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